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章节列表
《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多天来,那双大眼睛都像一对幽灵般地在陈远的面前晃呀晃的,晃得陈远心思不定,其实,陈远欣赏的不只是那对大眼睛,因为在他看来,张婷玉不只有一双活灵活现的大眼睛,她还是一个爱蹦爱跳、爱说爱笑的女孩,总能听到她在哼着什么快乐的歌曲,总能看到她聚在一堆女生中间,眉飞色舞地说呀笑呀,仿佛生气、忧郁和她无缘,仿佛快乐、开朗就是她的化身。说句心里话,陈远最欣赏张婷玉的是她的顽皮劲儿,因为她总会在课堂上像解答脑筋急转弯似地回答授课老师提出的问题,常逗得同学们哈哈大笑,连老师都经常会瞥不住笑地问她:“张婷玉,你的思维为什么总和别人不一样?”
  “因为我是AB型血型啊!”
  “可是……”老师想说,可是别的AB型血型的同学也没有这样啊!但老师不是血液研究专家,对血型没有了解,所以终于没有说出来,因为比起她的回答来,她的提问更令老师们头疼,那些古古怪怪出人意料的问题,总会让授课老师猝不及防般地冲她发愣,冲她无奈地摇头然后又冲她无奈地点头,不管是哪课老师,都曾被张婷玉提出的问题难倒过,大概最最头疼的数数学课张老师了,虽然数学的概念总是一板一眼,给人冷冰冰的感觉,但张老师脸上却总有着能够融化那些冰冷概念的笑容,再加上她有意无意穿着的一身身暖色调套服,给了这些刚跨入中学校门的孩子们一些无来由的暖意,只是那天,笑容变成了冰霜,那说不出恼恨还是佩服的笑容使陈远总也忘不掉。记的那天张老师让张婷玉到黑板前解一道题,张婷玉一时心慌,把10-1=9写成了10-1=1,张老师微笑着挥着教鞭问座位上的同学们:“这道题有没有错?”
  同学们都答错了。
  偏偏张婷玉瞪着大眼睛与张老师狡辩:“我觉得没错!”
  “那么是谁告诉你的10-1=1?”张老师觉得张婷玉有些蛮不讲理。
  张婷玉却不紧不慢所问非所答地问张老师:“我想问您一个问题,不知可不可以?”态度是那样的谦恭,就像一个极有家教的女孩子。
  “当然可以!”张老师第一次来初一(三)班上课时就知道此班有一个爱提怪问题的女生,这次,她不知张婷玉又会问出什么怪问题,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张婷玉的脸。
  “如果一棵树上有10只鸟,被猎人打下来一只还剩几只?”
  “当然一只也没有了!”张老师毫不含糊地回答。
  “一个鱼缸里有10条金鱼,死了一条还剩几条?”
  这是脑筋急转弯里的问题,张老师岂会被张婷玉问倒,她毫不犹豫地答道:“10条。”
  “最后一个问题……”
  张老师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女生脑袋里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问题要问,便说:“你问吧。”
  “我过10岁生日时,妈妈给我点了10根蜡烛,被风吹灭了一根,您说要点到第二天早晨还会剩几根?”
  张教师终于停顿了一下回答:“一根。”
  “既然10-1可以等于0、可以等于10、还可以等于1,那么我的解题是不是不能算错?”
  同学们都跟着张婷玉哄起来,气得张老师丢尽了面子,每次来授课再也不喊张婷玉回答问题了。
  偏偏男生女生都喜欢她,连孙晓磊都不止一次地悄悄对陈远说:“你的眼力不坏呀!”
  “嗨,不过1.5的眼神,离3.6还差得远呢。”
  陈远的话把孙晓磊逗乐了,自从陈远妈妈答应帮他妈妈找工作后,他的情绪仿佛来了个180度的大拐弯,人一下便变得活泼骚叨起来,他把两只手放在眼前比划着,嘴里怪声怪调地吼着:“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个女孩可不简单,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这个女孩我不敢爱。”
  “不敢爱就别爱。”
  陈远擂了孙晓磊一拳,孙晓磊夸张地大叫一声,嘴里更是不成调地嚷着“我是一只小小鸟,总想飞呀飞不高,我使劲振翅,使劲振翅往上跳,可总是跳不高……”跑远了。
  这种走火入魔的感觉总使陈远觉得自己哪里有些不对头,因为他的视线总会自觉不自觉地移到张婷玉脸上,甚至上课都会走神,连老师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他都没听到。老师毫不留情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了他,他看到张婷玉也随着同学们一起咯咯咯地讥笑着他,其实,远不止这些,虽然他对张婷玉的眼神带着许多特有的光芒,但他发现,自从入学第一天张婷玉的视线在他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往后的日子,张婷玉就再也没有向他投来一线目光,更别提友好的微笑了。为了引起张婷玉的注意,陈远常常故意从她身边走过,仍旧是那副潇洒的将手半插兜姿态,仍旧是那副微低着头假装沉思的神态,但没有丝毫效果,张婷玉那漫不经心的笑声总会告诉他,这里只有我的笑,这里只有说笑的女生。气得陈远每次只能坐在椅子上发愣。
  “哇,可怜的宝宝,不要萎靡不振了,走,和我打篮球去,保证你有新的收获,难道你没有看过《灌篮高手》吗?樱木失恋了50次才得到真爱,你充其量不过是第一次陷入单相思就好象丢了魂一样。”孙晓磊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愣神的陈远拽出教室。
  一中的操场数不上是全市最大最好,可也算是入流了,用塑胶铺成的绿色操场,周围是一个四百米的跑道,中间有四个篮球场和二个排球场,撒掉排球网就成了一个不大的足球场。课后在操场上活动的同学很多。
  孙晓磊常会抱着一个不知从哪儿捡来的破篮球挤到高年纪同学中间乱扔乱投,虽常被高年纪同学的手指弹得脑门生疼,但也常被作为不可少的球员补白到缺人的一方。所以孙晓磊和高年纪的男同学混得很熟。
  “周昊哥哥,带我们一个吧,一家加一个。”孙晓磊拉着陈远走到最东边的篮球场边,拦住一个正往场上跑的高年纪学生,哀求着。
  “我有事马上要走,只能加一个。”周昊说着看了看表,对孙晓磊说:“你们谁上?”
  “陈远,你上吧。”孙晓磊谦让着。
  “不,还是你上吧,我对打篮球没兴趣,我帮你看着衣服和球。”陈远说着从孙晓磊手里接过那个破球,坐到了篮球架旁。陈远总说自己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人,他对体育不但没有兴趣,甚至连看都不爱看,他耳朵听着孙晓磊夸张的叫喊声,眼睛却四处张望起来。很快,他的眼睛闪出了火花,在他扫视完四周将目光收回的时候,透过蹦跳抢球的人,他看到了对面篮球架下站着张婷玉,她和班里另一个女生夏菁菁亲热地挽着胳膊,羡慕的目光追随着球场上的男生,不断地拍手叫好球,再看她目光追踪的,居然是孙晓磊!篮球场上,虽然孙晓磊要比高年纪的同学矮出半头多,但他那灵活快速的步伐、轻盈较高的弹跳力不时地赢得了张婷玉一阵阵叫好的掌声。
  原来她喜欢看篮球!望着张婷玉身上被太阳照得有些刺眼的粉色短裙,陈远后悔自己没有上场,一个能引起她注意的极好机会没有了!陈远狠狠地甩了一下脑袋,笨瓜!
  不过,自信一向是陈远永不丢弃的优点,不喜欢并不代表学不会,陈远坚决要求参加初一(三)班的篮球队,直到此时,他才知道篮球队长竟是孙晓磊,孙晓磊不光是篮球打得好,长跑、短跑、跳高、跳远他都拿手,就连人们骑的普通自行车,到了他的手里,都被他当做了体育器械玩出了花样,什么抬前轱辘、后轱辘,甩车、原地转圈等,羡慕得那些女生直要拜孙晓磊做师父。
  当孙晓磊知道陈远要参加班级篮球队时,惊讶地瞪大了眼,两颗虎牙龇出了嘴外,“就你那两下子,不是抱着篮球跑就是把篮球当作足球踢,行吗?”虽然孙晓磊知道陈远电脑玩得好,但体育项目,他不敢恭维。
  “怎么?连这点义气都不讲?还口口声声和我论哥们儿呢?”想起自己不惜动用了做记者的妈妈来帮助他的事,陈远不高兴了,“再说不是你告诉我的打篮球会有新收获吗?怎么,我来真的你却玩起虚的?”
  “不不,”孙晓磊赶紧辩白,“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怕你吃不了这个苦,每天早晨6点钟就得来学校抢占球场练球,每天晚上放了学还得练呢,就你目前的基础,你得比别人多付出许多才行。”
  陈远拍了拍胸脯,“这你放心,只要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好的。”
  “好吧,谁叫我们是朋友呢。”孙晓磊无奈地说。
  见孙晓磊同意了,高兴得陈远一巴掌拍过去,并故做生气地威协说:“如果你不同意我参加篮球队,你以后也别想去我家玩电脑了。”
  “怎么会呢?”孙晓磊一拍胸脯,“咱俩谁和谁?”那口气真是亲近极了,感动得陈远直想喊他哥。不过孙晓磊并不理睬陈远感动的表情,一提起电脑,他的心就痒了起来,急忙问:“对了,‘木乃伊’有没有写什么?”
  陈远遗憾地摇摇头,“上个周末,我妈出差去了,我爸把我送到奶奶家住了两天,这个星期我妈说她要赶一个长稿子得用电脑,恐怕我还是没有机会沾电脑。”
  “遗憾遗憾,我连做梦都梦到黑衣侠士,还有那个高翔鹤,也不知他到底怎么样了?”忧虑只在孙晓磊脸上闪了一下就立即消失了,他有些得意地说:“我发现我自己将来大概会成为一个文学家,编故事特有一手,如果能让徐老师看到我们写的故事,打5分是没得跑了。”
  “哼,一个不识数的文学家。”陈远讥讽了一句。
  “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孙晓磊的脸沉下来。
  陈远知道他在为自己的学习苦恼,虽然他体育算得上是班里的尖子,但学习方面,真可谓是一塌糊涂,第一次小测验,他语文刚及格,数学只有52分,英语,老师干脆就没给他打分,惟有作文,徐老师才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希望:构思非常好,但语句不通,错别字太多。徐老师破例给他打了个4分。对孙晓磊来说,4分就是良好,良好就是八十多分的成绩了,不过孙晓磊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这是徐老师对他的鼓励,500字的作文就有二十多个错别字,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那4分会是真的。
  “其实你只要认真些,别太马虎了,怎么会犯张婷玉那样的错误?”陈远真诚地说。
  孙晓磊知道陈远指的是数学小测验时他把一道题中的10-1=9写成10-1=1了,结果被数学张老师毫不留情地扣去了10分,他心有不甘地说:“可那天张老师不也被张婷玉问得哑口无言吗?”
  “大概张婷玉的可爱就在此吧,脑子灵活,胆子倍儿大,其实真到考试了,她绝不会把10-1=9写成10-1=1.”
  “所以,你就爱上她了?”孙晓磊报复性地戏谑着。
  “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中学生是不许谈恋爱的。”陈远立即反驳。
  “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封建保守!看人家美国的孩子,八九岁就交朋友,十二三岁还没有异性朋友心理就有问题了,我要是爱上一个女生,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去追。”
  “我妈说了,这不叫爱,这叫步入青春期,是生理发育的成熟,是异性相吸引,是喜欢,是……”
  孙晓磊向陈远挥了一下手,“这么说,你不爱,不,是你不喜欢张婷玉喽?”
  “问题不是我喜不喜欢她,而是她不喜欢我。”想起对他连正眼也没有的张婷玉,陈远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呀?连你这样学习好、英俊潇洒的美男子都不喜欢,那她的眼也太高了。”
  “不是的,我看好象喜欢上你了。”
  陈远的话使孙晓磊大吃一惊,“喂喂陈远,你不是喝醋喝多了吧?她会喜欢我这个又黑又不英俊的大尾巴刺猬狼?”说着低下头望望身上的穿着,上身是一件洗得发白了的红白横条T恤,下身是爸爸穿旧了的一条说不上是白还是灰,一直长到膝盖的大短裤,脚上是一双咧了口的破凉鞋,黝黑的皮肤总让人觉得他没有洗干净。
  “是啊,大尾巴刺猬狼有着高高的弹跳力和漂亮的投球,她怎么会不喜欢呢?她才不管你是刺猬还是大尾巴狼呢!没见你每次打球她都会拽着夏菁菁去看?”陈远的口气有些酸溜溜的。
  “哦——,我明白了,难怪你要参加班级篮球队呢,原来如此!”孙晓磊夸张地晃着脑袋,然后又使劲地撇着嘴做出一副深沉的样子说:“嗯,这个忙我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