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只差一点点
章节列表
《四》只差一点点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陈远一反常态,成了一个篮球迷,他把乔丹奉为楷模,贴满了床头,又把樱木视为知已,将那××册《灌篮高手》的漫画小书翻了个烂,而孙晓磊则理所当然地做了陈远的篮球教练,每天清晨6点,不,准确时间是5点30分,陈远就到了学校,按着孙晓磊要求的,反复不断地练着运球、抢球、挡球和投球,那架式、那步伐不时赢得了孙晓磊的夸赞,但陈远知道,这不过是些无用的花架子而已,想真正进球,还得苦练。
  倒是陈远妈妈见陈远一改往日睡懒觉的习惯,起了疑心,旁敲侧击地问:“远远,这么早去学校干什么?”
  “有事。”陈远可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妈妈,谁还没点自己的小隐私啊!连妈妈不还常背着爸爸给姥姥几百块几百块地塞钱么,他就从来不问妈妈为什么不给奶奶也塞点,妈妈有她不愿说的原因,那么,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也有自己不想说的原因呢?
  好在妈妈给了陈远这个保留自己小秘密的权利,她只问了一句:“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陈远当然明白妈妈的意思了,因为前几天吃饭桌上爸爸刚对妈妈说过一件发生在另一个中学的事,一个原来学习拔尖的初三男生不但没考上重点高中,居然考试成绩为班里倒数第二名,他的家长找到老师,说自己的孩子每天早晨5点钟就去学校复习了,为什么学习成绩会这么坏?老师惊讶了,5点钟,学校大门还未开呢!他怎么进教室复习?后来老师给那个男生的家长出了个主意,让他跟踪一次那个男生,看他到底去了哪里。结果男生的家长发现他的儿子每天起那么早却是在和一个女生约会,他们双双对对跑到学校附近的小树林里,亲亲热热、卿卿我我,一直等到快要上早自习了才回学校。
  “唉,好好的一个学生就这么给毁了,刚步入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心理并未成熟,哪里懂得爱的真谛,这只不过是男女生之间的爱慕和青春期特有的心理,只要好好引导,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当时妈妈故意那么说,陈远知道那是妈妈在说给自己听。也知道此时妈妈的心情是怎样的,便毫不犹豫地说:“我和孙晓磊,就是上次来过咱们家,让你帮他妈妈找工作的那个男生。”
  妈妈不再多问,妈妈身上的这个优点,最让陈远喜欢,别的同学常说他们的妈妈有多么唠叨,不管什么事都会打破沙锅问到底,似乎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心中会有无数个秘密似地,只有陈远的妈妈不会,他想大概因为妈妈是记者,认识的人多,知道的事情也多的缘故吧。
  陈远的球技大有长进,什么三步跨栏、什么远距离投球,他都做得一板一眼。
  也巧,刚进入9月下旬,学校就号召全校展开班级间的篮球赛,说是向“十一”国庆献礼。
  献不献礼对中学生来说绝对是无所谓的事,但班级之间的争冠才是头等大事,得到冠军的班集体不但会在全年级里,甚至在全校扬名。作为这些刚入初中的学生来说,他们似乎都懂得这个道理,每个班级都在为争夺篮球赛冠军做着不懈的努力。
  初一(三)班的8个篮球队员更是磨拳擦掌,加班加点地练习,尤其是陈远,他始终忘不了张婷玉追踪孙晓磊的羡慕目光和那一阵阵叫好的掌声,他让爸爸给他买了个篮球,每天做完作业都要跑到楼下咚咚地拍上一阵,高兴得妈妈也跟着陈远下楼陪着他一起运球,并告诉爸爸说她终于找到了减肥的好方法。
  陈远的篮球已经练得很不错了,虽然他的弹跳算不上高,但仗着瘦瘦高高的身材,抢蓝板他占尽了优势,而因为那对略有些超长的手臂孙晓磊让他做了前锋。
  第一场比赛学校就定在星期三下午的第三堂课,初一(一)班——初一(三)班,初一(二)班——初一(四)班。
  为了比赛,陈远特意让妈妈给他买了一套白色的短运动服,他知道红色和蓝色的太惹人,只有白色的更能体现他的潇洒。这天,他身着白色短运动服,和另外四个主力队员雄纠纠地走进了篮球场,先同对方的队员互相握了手后,便找好了位置选好了自己要盯住的对象。
  两个班的学生坐在了篮球场的两边,望着球场上跃跃欲试的队员,球赛还未开始喊声便已经一浪高过一浪了。
  哨响,陈远跳起,首先抢到了球,传给了孙晓磊,然后向对方篮板下跑去。
  陈远带球跑了几步,在对方球员的阻挡下将球传给了另一个队员。
  经过几次传球,当陈远跑到了对方的篮板下后,球也传到了他手里,一丝微笑在陈远脸上漾开,他似乎听到了那叫好的掌声,眼神不由得朝三班望去,他看到了众多企盼的目光,当然,这些目光包含着张婷玉的那一份,陈远激动了,右手托起球,瞄着篮球筐,稳稳地投去。
  一片哗然声,陈远失望地闭上眼睛,因为他的球离球筐只差一点点就进去了,失去了最辉煌的第一分不说,篮球还被一班的队员抢走了。
  “陈远,没关系,再使点劲。”孙晓磊跑过来拍了陈远肩膀一下又跑着抢球去了。
  结果,辉煌的第一个投球被一班得了,从一班传来的欢呼呐喊声使陈远后悔不已,本来这第一个投球应该是……陈远不愿意多想,他接过自己队员传过来的球,快速地运球跑着,无论如何他也要为三班争得荣誉。
  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陈远三步跨栏即要将手中的篮球投向篮筐时,对方一个又高又大的队员追上来一巴掌打掉了他手中的篮球,篮球滚向界外。本来陈远是可以不去救这个球的,因为滚出界外应该算对方的失球,但陈远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勇气,迈开大步,冲过去海底捞月般地捡起了继续滚向界外的篮球,望一眼已经撤走的对方球员,稳妥地把篮球运到对方篮板下,稍微加大了一些力气投向了蓝筐,只见篮球不争气地在篮圈上跳了一下掉下来了。
  一片喧骂声从三班传出:“陈远,你没吃饭啊?”
  “臭大粪,还不下来?”
  “投不进,现个屁!”
  ……
  连孙晓磊都有些急了,跑过来沉着脸,两道眉毛斜里挑着一动一动地说:“你就不会再使点劲?”
  斜眼瞅着同学们愤怒的骂声,陈远心里变得紧张起来,几次到手的球都丢了,好不容易有了几次投球的机会却连连不中,气得孙晓磊一个劲地警告陈远,“再投不进去我可要换人了。”当然,孙晓磊说是这么说,他始终没有将陈远换下场。
  陈远明白孙晓磊不换他下场的理由,心里不禁暗暗感激他,但同时又觉得对不起他,便拼命地抢球,拼命地投球,终于,他投进了一个球,即便如此,还是招来了三班同学的骂声。
  比赛结束了,三班以36:54输给了一班。
  当陈远低头走进教室时,许多同学都在骂他,其中有个女里女气的嗓音在大声地悉落着孙晓磊:“打得什么烂球,居然敢上场?孙晓磊,这种烂球员还不解雇了他?留着给我们三班丢脸,早知他这种烂水平,我都能上场了。”
  陈远不用抬头就知道是班里的郑亮在骂他,这个白白胖胖长着八字眉、圆眼睛、大鼻头的男生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心里不由得一股委曲之火蹭地冒出来,猛地抬头,挑起两道剑眉,怒视着郑亮说:“你以为你长得像东方不败就可以打篮球了?”说着瞄一眼郑亮左胸前贴的一个手舞足蹈的米老鼠,冷笑一下讥讽道:“你还是和你那米老鼠打球去吧。”
  陈远的两句话暂时把矛头转移到了郑亮身上,男女同学们都哈哈哈咯咯咯地笑起来,孙晓磊居然还伸出手指戏谑地刮了郑亮的大鼻头一下,并高声地嚷着:“东方不败就是东方不败哟,手感好极了!”逗得大家三三两两笑成一团,只有陈远在同学们的笑声中悄悄离开了教室,一个人沉着心顺着四百米跑道踢踢踏踏地走着。
  陈远不知道自己顺着跑道走了几圈,他只看到同学们三三两两地离开学校,并有几个班里的同学伸出手指头指指点点地在说他什么,泪水立刻盈满了眼眶,他低下头咬着下唇,努力不使眼泪掉出眼眶。
  “陈远,回家吧。”孙晓磊背着自己的书包,提着陈远的书包跑到了他面前。
  陈远不敢抬头看孙晓磊,只伸出手接过书包,摇摇头,“你先走吧。”
  “嗨,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才打多长时间的篮球?让他们说去。”孙晓磊拽了陈远一把,陈远继续摇着头,孙晓磊只好自己走了。
  学校里似乎连老师都走光了,陈远也走累了,他在一个篮球架的石墩子上坐下,双手抱住头,想着同学们对他的指责。
  “陈远,别难过了。”
  一个女声在陈远的耳边响起,陈远一震,但他听得出,这不是张婷玉的声音,张婷玉的声音脆脆的,而这个女声却是柔柔的,他慢慢地抬起头,想看看是哪个女生会对他这个投不进球的笨瓜进行安慰。他看到了一张满面青春满面笑意的脸,弯弯的嘴角,黑色的眸子盛满了友好,她就是常和张婷玉一起看孙晓磊打球的夏菁菁。
  见陈远沉默不语,夏菁菁先是嘻嘻地笑了几声,然后才说:“每天看你那副潇洒的样子,蛮以为你是个有气量的男子汉,想不到遇见这么一点小挫折就萎糜不振了?难道你不知道孙子兵法里有这样一句话,胜败乃兵家常识。”
  谁说他不知道?别说这样一句话,就连《曹操大传》、《二十八个谋略家》、《三十六计智谋大全》等书他也仔细通读过,《三国演义》他甚至通读过5遍,连里面的对白他都能够一字不拉地背下来,但是,看、背与运用是两码事,再说同学们也不会用这句话来为他投不进球作为开脱呀!陈远只是嚅动了一下嘴皮,将想说的话挡在了嘴里。
  “我知道你心情一定很烦,我告诉你一个解除烦恼的办法,想不想听?”夏菁菁又咯咯咯地笑起来。
  不知为什么,夏菁菁的笑很好听,就像一只温暖的小手在抚慰着陈过心中的创伤,陈远正不知道如何解除不愉快的心情,便脱口问道:“什么办法?”
  夏菁菁眨了眨黑亮的眼睛,故做神秘地小声说:“回家后,彻底打扫一下你的房间,当你流了一堆汗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你的烦恼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了;然后你再找个地方扔球,你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把球扔得远远的,等你再也扔不动时,你会发现,你的坏心情也被你全部扔掉了。”
  “就这?”陈远不信地咧着嘴角哼了一声。
  “就这!信不信由你。”夏菁菁说着站起身,扔下句“明天还要比赛,你就这样上场?”跑走了。
  听着咯咯咯的笑声远去,陈远这才背起书包回了家。
  因为篮球赛,各课老师都没有留作业,吃完晚饭陈远就无所事事了,他一个人闷在自己的屋里,看一切都不顺眼:妈妈有个采访任务去了外地,大概要二、三天才能回来,所以被子没叠,乱七八糟地摊在床上;地毯上横竖摆着二十多张张牙舞爪形态各异的卡通画和他未画完的纸张和铅笔;写字桌上更是本子、铅笔、书和磁带一大摊,用妈妈常说的话形容,整个屋子就像一个垃圾站。他知道爸爸才不会帮他收拾屋子呢!爸爸总嫌妈妈惯他,再说爸爸凑合着做了晚饭拾掇完了碗筷,还要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呢,那是他雷打不动的节目。
  陈远觉得屋里的一切就像那场输了的球赛般让他心烦,他干脆关了灯,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眼不见为净嘛!可爸爸看的新闻联播里似乎在播着NBA篮球队的赛况,这更让他想起了同学们对他的指责和讥讽,他烦躁地用脚将被子踢下床,又用两个枕巾角将耳朵眼塞起来。但是,烦闷还像一个甩不掉抛不开的精灵似地紧紧缠绕在他脑海里。气得陈远一把扯掉枕巾,开了灯,无奈地瞪着眼珠看着被他踢下床的被子。或许像夏菁菁告诉他的,彻底打扫一下房间就能够驱除烦恼?陈远不情愿地将地毯上的被子捡起来,慢慢叠起放到一旁,然后坐到地毯上,一张一张地将卡通画和纸笔捡起,放进抽屉里,再坐到桌前,收拾着桌子上的一切。
  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完了,接下来是天气预报,说明天晴天。
  不知为什么,晴天两个字给陈远的心里带来了一线光明,他从卫生间里拿来一块抹布,擦起了桌子,当他擦干净一切能擦的家具后,他又用吸尘器吸干净了地毯上的尘土。
  爸爸推开门惊讶地张大了嘴,“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陈远不置可否地咧咧嘴角,趁着爸爸看焦点访谈的功夫抱着篮球下楼了。
  彻底打扫一下房间,使劲扔扔球,是个不坏的主意!陈远想着,来到一片荒废了的工地,将手里的球使劲朝远处扔去。也许真的是吃饱了饭的缘故,篮球飞出很远,陈远跑着捡起球再扔,为了节省时间,他摸索出一条规律,就是在球飞出的瞬间就往球落下的方向跑去,这样,在球落下的同时,他也立即捡到了球,缩短了一半的时间。很快,陈远就感到气力不支了,当他挥动着酸软的手臂,决心再扔最后一个球时,不料球扎到了一个带钉子的木头上,只听“噗”地一声,篮球的气就撒了一半,一只手捏着软趴趴的篮球,陈远终于笑出了声,他的烦恼似乎真的都从被钉子扎破的篮球眼儿里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