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墙里墙外有朋友
章节列表
《六》墙里墙外有朋友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五只手
  话说高翔鹤来到了三石庄后,日子过得单调极了,即便是单调的日子,也一晃就几年过去了,高翔鹤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为娘报仇的信念铸就了他一双鹰眉鹞眼,几年的苦练造就了他一副沉默的性格。大鼻子老叔照旧每天来送吃喝,黑衣侠士也一天不拉地来教他武功,只是大鼻子老叔的口又变得缄默起来,像贴了一张封条,而黑衣侠士则更加严厉、更加冷漠。高翔鹤好不孤独,他常常把流到嘴角的泪水咽进肚子里。
  “你接着练吧!”又是那么冷冷的一句,没有温暖,不近人情。
  高翔鹤不再看黑衣侠士是如何逾墙而过,他紧守意念,马步蹲裆,拉开架势,两手按师父所言,猛力出拳,“一、二、三……”高翔鹤心里默默数着:“五百四十、五百四十一、五百四十二……”高翔鹤的两只胳臂累得快要抬不起来了,但他还在不断地出拳、收拳、他必须练下去,黑衣侠士绝不许他偷懒,再说他也不想偷懒。
  “嗖——”突然,一颗石子迎面飞来。速度极快,其劲也猛,高翔鹤一把伸手接住,他环顾着院墙四周,并不见有人,或许是墙外哪个顽童扔进来的吧!高翔鹤猜测着顺手将石子扔出墙外,又专心致志地出拳,练功。
  “嗖——”又是一颗石子飞向他眼前,高翔鹤头一歪,躲开了。这绝不像顽童的把戏,顽童在墙外眼力怎会这么准,专击自己脸呢?再说这石子扔得劲道十足,像出自一个练武人之手,莫不是师父在试我吧?高翔鹤双手扒住墙,两脚蹬地,爬上了墙头,他先扫了一眼近处,不见有人,又将目光放远,眺望四周。自从来到三石庄,他还从未出过院子,第一次看四周的景色,真有些让他心动。
  高翔鹤眯起眼打量着这个庄子,里面的楼房亭阁都是一色的黄琉璃瓦,清清的溪水环绕着翠绿的假山,似仙山琼阁,而高翔鹤住的小院较之那些漂亮的房屋,似太逊色,但对他说来,这座普普通通的小院,要比他原先住过的小草屋强多了,冬暖夏凉,风吹不进,雨打不着,他心里常暗暗感激这三石庄的庄主能将他收留。
  “姥姥,快来!”花园里一个少女的喊声传进高翔鹤耳中,遁声望去,只见密密的花丛挡住了少女的身影,高翔鹤根本看不到任何人。
  高翔鹤冲花园里的人影瞪了一眼,就要往墙下跳,这时只听墙边的一颗大榆树上传来窃窃的笑声,他抬眼往上看去,不料一颗石子又冲他飞来,高翔鹤一掌打掉了石子,怒喝道:“谁?”
  话音刚落,一个比高翔鹤大不了许多的少年飞快地从树上跳到墙头。
  “你是谁?为何用石子打我?”高翔鹤一把扭住了那个少年的胳臂,生气地质问。
  少年甩开高翔鹤的手,在墙头上站稳,冲高翔鹤一抱拳,还真有些江湖侠士的味道,“我叫周风平,朋友们都叫我小飞镖,我看你练武都快有一年了,故而想试试你的身法。”叫小飞镖的少年眼里透出友好,翘起的嘴角笑眯眯地望着高翔鹤。
  高翔鹤乜斜了小飞镖一眼,对他毫无兴趣。
  “你为什么不理我,高翔鹤?”
  既然小飞镖常来观察他练功,当然会知道他的名字,高翔鹤丝毫不感到奇怪,并不回答小飞镖的问话,自顾自地跳下墙。
  “你为什么不理我?你不想有个朋友么?你不想与我们一起玩么?”小飞镖跟着高翔鹤跳进了院中,一口气连问了三句。
  高翔鹤回头瞟了小飞镖一眼,竟发现他长得极招人喜爱,胖呼呼的脸上一对充满着笑意的圆眼,嘴边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长这么大,高翔鹤从未与孩子们一起玩耍过,跟着娘时,住在山脚下,根本不见人影,到了三石庄,除了师父与大鼻子老叔,高翔鹤还是独自待的时间多,他早已习惯,但此时,小飞镖的出现,竟使他心中生出一种欲念,希望能和自己成为朋友。他望着小飞镖,转了转眼珠,一声大喝:“看掌!”不容小飞镖防备,猛然出拳,向小飞镖胸前击去,眼见拳头就砸到小飞镖前胸,高翔鹤又猛地收拳,拳头离小飞镖胸口只有几分,小飞镖不动,只是脸色稍微变了变,但那双笑眼似乎还在笑。
  “这算是回敬给我的,对么?”不等高翔鹤点头或摇头,小飞镖的手向高翔鹤那么一甩,就见从他手中飞出几枚石子,飕飕飕,擦着高翔鹤的头皮、耳边一掠而过。
  高翔鹤也未动,只是盯着小飞镖的脸愉快地笑了。自打娘死后这些年来,他是第一次真正地露出笑脸,他笑得很真诚,连小飞镖都受到了这笑的感染,也跟高翔鹤一起笑起来。
  “周风平,小飞镖。”高翔鹤嚷着。
  “高翔鹤,高翔鹤,你愿意和我们做朋友!”小飞镖高兴地跳起来,嘬起嘴唇,一声长啸,墙头上又露出了一个少年的头。
  “杨三郎,快进来!”小飞镖将脸转向高翔鹤,介绍道:“他叫杨三郎,两节棍最拿手。”
  高翔鹤望着墙头上还在犹豫的杨三郎,向他招了招手。
  杨三郎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
  “杨三郎,快进来呀!”
  杨三郎轻盈地跳进院子,高翔鹤想不到这么腼腆的杨三郎,竟会有这么好的轻功,走上前去,学着小飞镖的样,两手十指乍开,向杨三郎一抱拳,“我叫高翔鹤,愿意和你们做朋友。”
  杨三郎见高翔鹤抱拳的姿势很外行,忍不住笑起来,“你的名字我早知道了,不过你这拳抱的可不对。”
  高翔鹤低头瞧瞧自己乍开十指而抱的拳头,不清楚自己究竟哪里不对,小飞镖却捂着肚子乐开了,知道他是学的自己,因他从树上跳下来时,被高翔鹤扭住了胳膊,一时手麻,末来得及将十指并拢,所以乍着双手抱拳,高翔鹤不知他原委,所以也乍着双手抱拳。
  “高翔鹤,哈哈,你可是从没有抱过拳吧?”
  小飞镖的戏谑,高翔鹤的脸一下子红了,杨三郎知趣地瞥了小飞镖一眼,小飞镖怕高翔鹤真的恼了,忙收住笑,将正确的抱拳姿势做给他看。
  这次是高翔鹤张开嘴哈哈大笑了,小飞镖与杨三郎见高翔鹤并不责怪他俩,想想刚才他抱拳的姿势,憋不住又跟着高翔鹤笑起来。
  就在他们三个无所顾忌地笑成一团时,一个人影在墙头上一闪不见了。
  “有人!”小飞镖眼尖,先看见了那个人影,不禁喊叫起来。
  但当三人爬到墙头再看时,并无一人。
  小飞镖与杨三郎因刚结识了高翔鹤,又见他正学着武功,故第二天便相约来到了高翔鹤的小院,三人凑到一起,你捅我一拳,我踹你一脚,都想显示自己的功夫了得,便使出能耐,连嚷带叫,滚打在一起。
  “啊,有人!”此时,忽然一个人影蹿上墙头,还是小飞镖眼尖,他一声惊呼,从地上爬起,不等高翔鹤与杨三郎扭头,那人已跳进院子。
  “就是他!昨天墙头上的人就是他!”
  小飞镖话音刚落,来人已抽出长剑,一道弧光直向高翔鹤劈去,高翔鹤忙纵身闪开,拉开架势,脸上布满疑团,想不出来人为什么要刺杀自己。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高翔鹤?”小飞镖一下蹿到高翔鹤跟前,用身体挡住他。
  “你若不是高翔鹤就躲开,与你无关。”来人并不想多理小飞镖,只将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神望定高翔鹤,“高翔鹤,我找你找得好苦,想不到你竟躲到了这里,那么,拿命来吧。”来人冷笑了一下,用手在剑上轻轻捋过,又将剑在空中抖了一个花,剑尖闪着寒光,剑锋透着寒咧。
  “你是谁?”高翔鹤怒视着来人,一对拳头做好了准备。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黑珠龙拐不想留下你这个祸根,所以你不能怪你大爷无情。”来人只从鼻子里轻笑了一声,用刀柄在眼前抡了个圈,高翔鹤就仰面朝天跌了出去。然后,他又一抖剑尖,直刺高翔鹤。
  “放开他!”小飞镖见高翔鹤被来人用剑尖指住,一声怒吼,飕飕飕连向他甩出三枚飞镖,飞镖向他手上直射而去,来人不得不躲开那三枚飞镖,举剑向小飞镖刺去。
  高翔鹤深深地吸了口气,从地上跃起,抡起拳头向来人脊背击去,那结实的拳头竟也带着呼呼的响声,杨三郎此时也壮起胆子,挥动两节棍上前来助小飞镖与高翔鹤,他的两节棍直袭来人的腰。
  “哼,又多了两个送死的。”来人竟不避,将刺向小飞镖的剑半途收回,轻抖衣袖,人在原地转了个圈,剑光挡住了高翔鹤与杨三郎的攻击。
  三人功夫远不及他,见那密不透风的剑网,竟拿他毫无办法。
  “哈哈,三个臭小子,凭你们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想与我蒋安过招,不怕死的就上来吧!”
  “蒋安?”高翔鹤从末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从刚才他的话里,他已经猜出这个蒋安一定是黑珠龙拐派来的,再看那套剑法,似乎并不寻常,只好提醒小飞镖与杨三郎小心。话音末落,就忽觉P股上一阵疼痛,高翔鹤忙用手去摸,竟不知何时P股上已挨了蒋安一剑,紧接着,杨三郎的两节棍也被剑砍飞了一节,小飞镖发出的飞镖与石子更是被剑弹得不知了去向。
  “知趣点臭小子,快快闪开,我只要高翔鹤的命,否则别怪我蒋安的剑不饶人。”
  高翔鹤被蒋安的剑指着鼻尖,小飞镖与杨三郎都没了武器,只能站在那里干瞪眼。
  “看鞭!”正在这危急时刻,一声娇咤,一个粉色的人影儿在墙头上一闪,一根长鞭从蒋安背后击飞了他的剑,并缠住了他的身子。“快抱住他!”墙头上的人影儿喊了一声,三个少年猛地醒悟,一起扑向了蒋安,蒋安被长鞭缠住了身体,又被三个少年紧紧抱住,动弹不得,只能扬起两脚向三个少年踹去。
  “帮我把他扔上来!”墙头上的人影儿又是一声急呼,高翔鹤、小飞镖与杨三郎任凭蒋安怎么出脚,都死死抱住他不撒手,按照墙头上人影所喊,大喝一二三,便将个瘦瘦的蒋安举了起来。
  “臭小子,放下我,看我一会儿如何收拾你们。”蒋安被三个少年举了起来,气得乱骂,全身使劲挣扎。
  三个少年见他这样,大声笑着,又是一二三,猛地将蒋安向墙头上扔去。
  墙头上的人影儿顺着蒋安被三个少年扔起的劲儿,将鞭子甩向墙外,“见你的姥姥去吧!”随着一串咯咯咯的脆笑声,蒋安竟被鞭子甩得没了影儿。
  三个少年定睛望去,不禁呆了,站在他们眼前的竟是个与他们年龄相仿的美丽少女,那一身粉色的衣裤,映衬着她粉嫩的笑脸,赛似天仙下凡。
  “多谢女侠相救!”高翔鹤向少女拱手一揖,竟不敢多看她一眼。
  少女又咯咯咯地笑起来,高翔鹤的脸一下子红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心中滋生,他避开少女无拘无束的目光,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那股感觉压下去。
  只有小飞镖不在意地用佩服的口气问:“你是谁?”
  “我就是这家的呀!”少女又咯咯咯地笑起来。
  “你总得有个名字吧?”杨三郎也跟着笑起来。
  “我叫纪馨馨,小名叫小蝴蝶,你呢?你们是谁?怎会在我家与那个瘦猴打起来。”小蝴蝶打量着三个少年,她一个也不认识。
  “我叫周风平,就住这附近。”小飞镖向墙外指了指,杨三郎接过话说:“他的绰号叫小飞镖,发暗器是他的绝活,我叫杨三郎,与小飞镖住邻居。”
  小蝴蝶笑眯眯地点着头,将目光转向高翔鹤,“那你呢?也住这附近么?”
  “怎么?你不认识他?他就住在你家,已有好几年了,你爹难道没与你说起过他?他叫高翔鹤。”小飞镖非常惊奇,见小蝴蝶摇头,又望了望满脸通红的高翔鹤,“咦,倒是怪了?你不知道高翔鹤住在这里,怎会来救我们?”小飞镖还是不解。
  “那有什么怪的,我在花园中玩,听到这里有厮杀声,便跑来瞧瞧,不想竟是你们在这里厮打,他是谁?与你们有什么过节?”
  三个少年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相继摇了摇头,倒是小飞镖,从小蝴蝶手中取过鞭子,钦佩地说:“小蝴蝶,你的鞭子真厉害,一个大人都能被你甩出墙外,你的师父一定厉害无比。”小飞镖将鞭子举起,往空中甩了一下,鞭尖从他脸上掠过,一道红印留在脸上,他不好意思地将鞭子还给小蝴蝶,轻轻摸着脸上被鞭尖扫出的鞭印。
  小蝴蝶见状,咯咯咯,得意地一笑,“我的师父就是我娘!你若是见到她那根鞭子,还不傻了眼?她的鞭子可要比我的长多了。”小蝴蝶自豪地举起鞭子,飞快地扫了三个少年一眼,发现高翔鹤站在一旁默不做声,便卖弄地对高翔鹤说:“不过我的功夫也只与我娘差那么一点点,比如我说用长鞭打你腰,就决不会打你胸。”说毕小蝴蝶的鞭子便轻轻击向高翔鹤的腰部,因不敢使大劲儿,鞭子在半途就失去了力量,竟一下子击到高翔鹤P股上。
  说也巧,高翔鹤的P股刚才被蒋安的剑刺伤,因一直与小蝴蝶说话,并未感到痛,不想被小蝴蝶的鞭子击中,便情不自禁地叫起来:“唉哟,疼啊!”高翔鹤一咧嘴,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