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五》各大“门派”之间的斗争
章节列表
《十五》各大“门派”之间的斗争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孙晓磊没有食言,期末考试,他的数学居然得了一个真正的65分!数学老师在卷子的右上方,用红笔重重地写下了:“好的开始,请继续努力!”几个字,看得孙晓磊的泪水都流了出来,他含着泪水向陈远和郑亮挥动着数学卷子,大声嚷着:“那个虚假的60分,滚蛋吧!”
  一学期的学习,可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陈远、张婷玉、夏菁菁和邹雨悦的考试成绩排在了班主任徐老师用草书写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红榜上的前几名,孙晓磊虽然连个中游也算不上,但他仍旧激动地大喊大叫着,“哇,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最头疼的数学居然能考65分!”只有郑亮耷拉着个脑袋,有些灰心的样子,作为班长,他却考了个中游。
  看着郑亮那副不开心的样子,陈远一个劲地安慰他:“这根本就不是你的真实水平嘛,再说,初一考不好用不着着急,我妈说了,初一可以不看成绩,初二还可以玩一年,初三却一定得努力了,这才是初一的上半个学期,你就着急,那以后你还怎么过?”
  “你不知道,虽然我爸我妈在美国,但他们总在网上发来E-mail问我学习,考成这样怎么向他们交待啊?”郑亮的脸始终晴朗不起来。
  “就是因为你的压力太大了,才容易考不好,你看我,我妈从来不问我考试成绩,她说成绩不能反映一个人的学习水平,只要努力了,她就觉得达到目的了。”说得郑亮直点头,答应陈远不再泄气。
  寒假就这样来临了,为了丰富假期生活,陈远、郑亮、孙晓磊和张婷玉、夏菁菁,成立了一个《五只手》的写作班子,自称《新鸳鸯蝴蝶》武侠派,陈远称郑亮、孙晓磊和自己为江湖中三足鼎立的三剑客,而张婷玉和夏菁菁则被他戏称为巾帼双雄。
  邹雨悦听孙晓磊说了新鸳鸯蝴蝶派的传奇,立即约了班里的刘颖、李亚男和韩雪儿三个女生,自称也成立了一个《四人组》的写作班子,叫《幽幽女》抒情派,她们不入网,只在电脑里写那些抒情的文章,表达女生的心里秘密。
  因为听说了武侠派和抒情派的成立,班里的华建斌、郭小兵等几个男生也自称成立了一个派系,叫《人间正道》攻击派,是专门来攻击武侠派和抒情派的,他们给武侠派的几个同学打电话说:武侠,打打杀杀,好不残忍!难道三剑客与巾帼双雄希望这个世界都成为一片混乱吗?难道和平也被三剑客和巾帼双雄所厌弃吗?然后,他们又给抒情派的四个女生打电话说:幽幽女,好不悠悠!难道女孩子们的喜怒哀乐一打进电脑就可以将世界变成一个美好的世界了吗?若是如此,人世间怎么还会有喜怒哀乐?
  武侠派的三剑客和巾帼双雄立即进行了有力的反攻:人间正道?好大的口气,难道人间有和平就够了吗?我们希望人间不再有《希望工程》,我们希望人间不再捐款捐书,我们希望人间天下的孩子都同我们一样幸福快乐,所以我们才希望能有一个真正的侠客给人间天下所有孩子们带来人间应有的希望;连抒情派的邹雨悦和刘颖等四个女生也对攻击派给予了最有力的回击:人间正道?还是人间正倒?要知道人间有七情六欲,如果人人都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发泄出来,那么,人间世界是否会变得一片混乱?
  当然,《人间正道》的攻击派绝不会善甘罢休,攻击时时存在,而《新鸳鸯蝴蝶》派和《幽幽女》抒情派除了和《人间正道》攻击派那几个男生打打嘴仗外,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在电脑里戏说着自己的角儿。尤其是《新鸳鸯蝴蝶》派的几个人,他们分成了两个小组,由三剑客的陈远、郑亮和孙晓磊为一组,巾帼双雄的张婷玉和夏菁菁为一组,他们写了《小蝴蝶糊涂了》、《错闯闺房》、《束手就擒》、《死里逃生》等几个续篇,并把所写的故事都一页一页打出来,他们商量了,要等这个故事写完了,订成一本书,让它成为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本千手参与的武侠书。
  直到春节来临,《五只手》写作班子才散。
  陈远跟妈妈和爸爸坐上了去海南的飞机,他们参加了旅行社的七日游。
  飞机上,爸爸妈妈天南地北地聊着天,陈远却偷偷地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叠纸,虽然妈妈一再嘱咐他没用的东西不要带,他还是不听话地带上了《喋血恩仇记》的最新续篇,大人们有话可聊,他呢?或许看自己写的东西比跟大人们聊天要带劲多了吧。
  陈远将头靠在椅背上,魂儿也就飘向了手中的《喋血恩仇记》里。
  《喋血恩仇记》第十四回
  《小蝴蝶糊涂了》
  巾帼二雄
  阳光从窗缝中泄了进来,照在了小蝴蝶脸上,小蝴蝶睁开两眼,突然发现屋中变了样。
  “娘。”小蝴蝶扭头,娘根本不在身边,床也不是她睡的床,甚至连身上的被子也换了。咦?这是怎么回事?小蝴蝶从床上蹦下,仔细打量着屋里,一间华丽阔气的屋子。这是谁的家?小蝴蝶笑出了声,一定是娘或是爹在与她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哼,我也要吓他们一跳。小蝴蝶又躺回到床上,她要等着娘或爹来。
  小蝴蝶终于等来了她盼望的脚步声,她用被子蒙住了头,她要着着实实吓爹娘一跳。
  门开了,来人走到床边,小声嘀咕着:“瞧她,睡得还蛮香。”
  陌生的声音,小蝴蝶忙掀开被子的一角,偷偷地往外瞅去,一个丑男人哈下腰,微点着头说:“替老爷掀开被子,我要亲眼瞧瞧她到底有多美。”丑男人淫秽地笑着,另一个男人就走上前来要掀小蝴蝶的被子。
  爹或娘的客人绝不会这样!小蝴蝶想也不想,左脚踹开被子,右脚照着要掀被子的那个男人胸口猛踹过去。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个男人被小蝴蝶踹到了墙角,血顺着他嘴角流到前襟上。
  小蝴蝶趁机一挺腰从床上跃起,左足又突然飞出,向着那个正淫笑的丑男人面门踢去,别看丑男人又胖又壮,身形甚是灵巧,他只将头略略一偏,就闪过了小蝴蝶一脚,随即又是肉麻地一笑:“嗬,还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呐!”丑男人说着蓦然伸出右手,疾往小蝴蝶身上点去。
  小蝴蝶见势不好,急忙跳开,明明见已闪开,不料还是中了丑男人一指,小蝴蝶忽感身上一麻,像堆棉花似地倒在床上。
  丑男人这才将头凑向前,嘿嘿笑着用手掐了一把小蝴蝶的脸蛋,气得小蝴蝶真想咬他一口,但她的头根本不听使唤,只好对准丑男人的脸,使劲地呸了一口,骂道:“畜牲!”
  丑男人一点也不恼,嘻笑着擦去脸上的唾液,一伸指照小蝴蝶哑穴狠狠地点了一下,这下小蝴蝶连话也说不出了,只能用仇视的双目盯着丑男人。
  丑男人色迷迷地斜了小蝴蝶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严老爷岂会败在你的手下?”丑男人突然重重地哼了一声走了,被小蝴蝶踹到墙角的那个男人也挣扎着爬起来跟着走出去。
  门又被反锁上了,小蝴蝶听着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心里直后悔没在刚起床时就逃走,现在一切都晚了,让那个丑男人点了两处穴道,即动不得,又喊不得,只能听凭他的摆布了。
  虽然小蝴蝶的穴道被点,但小蝴蝶的思维仍在活动,她思忖着这个丑男人是谁,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娘呢?为何不与自己在一起?这事太蹊跷了,想起那个丑男人的言行,小蝴蝶恐惧地打了个冷颤,他会将自己怎样?再说了,爹与娘知道自己不在三石庄了么?他们会寻上门来找自己吗?小蝴蝶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头绪,她暗暗哼了一声,转动着眼珠,开始审视起屋子的窗户,她要伺机逃出去。
  小蝴蝶开始在体内运气,但却怪了,不知那个丑男人用的什么点穴法,小蝴蝶用了八九成功力,竟难将穴道打通一点点,她不敢妄自非为,生怕打乱了体内的正常气血运行,只好作罢。
  “纪姑娘,吃早饭吧。”一个女仆端着个茶盘开了门走进来,指着茶盘里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对小蝴蝶说:“你先把这个吃下,老爷说,你自己不要乱通穴道,那会破坏你的功力,他的点穴法是无人能解的,只能吃他配的解药。”女仆说着把那团黑乎乎的药丸塞进小蝴蝶嘴中,然后照小蝴蝶后背使劲一拍,那黑药丸便顺着嗓子眼儿滑下。
  小蝴蝶本不想吃那黑药丸,谁知那是不是解药。但她身不由己,再说送饭的女仆似乎也不是常人,多少会些功夫。
  见小蝴蝶咽下了黑药丸,女仆麻利地将床上的被褥叠好,放下一个小桌,将茶盘中的饭摆上了小桌,然后才冷冷地对小蝴蝶说:“吃吧。”
  小蝴蝶不信任地盯着那个女仆的脸,不料药丸到了胃中发生了作用,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过后,小蝴蝶觉得口渴,“我要喝水。”能说话了,小蝴蝶一阵高兴,看出女仆并未骗她,便讨好地对女仆一笑,喝光了她递过来的水,说道:“能不能再给我一丸解药,我要吃饭。”
  女仆的脸上丝毫不见笑意,她只是瞥了小蝴蝶一眼,一手端碗一手拿着筷子将食物送往小蝴蝶的嘴里。
  “喂,你听见了没有,我要自己吃。”小蝴蝶拒不进食。
  女仆无奈地摇摇头,“老爷只给了一丸,这一丸还是老爷怕纪姑娘饿着才给的,他的解药是轻而易举不给人的。”
  听了女仆的话,小蝴蝶的心一下子便凉了,她想发作,却忍了,因为她还想靠这个女仆逃走呢!便悄悄地问:“你们老爷叫什么名字?”
  女仆小心谨慎地扭头扫了一眼门外,轻声道:“严世鹏。”
  “他就是严世鹏!”小蝴蝶惊诧了,她和严世鹏没有任何关系,严世鹏为何要把她弄到这儿来呢?而且又是怎么弄来的?小蝴蝶湖涂了,不解地问女仆:“严世鹏为何把我弄到这儿来,他想干什么?”
  “哈哈,只因我严老爷喜欢你,想明媒正娶你做我的夫人。”
  严世鹏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吓得女仆浑身打起了哆嗦。但小蝴蝶可管不了那许多,她扯起嗓子大声怒骂起来:“不要脸的畜牲,有本事就与我斗一番,做这等见不得人的勾当算什么?”至此,小蝴蝶已大致猜出了事情的大概,她气愤地乱骂一通,不料门外竟无一点声响,小蝴蝶气呼呼地张嘴又想大骂,却被女仆劝住了,“纪姑娘,别骂了,严老爷根本就不在门外。”
  小蝴蝶一下就明白了严世鹏用的是空中传语法,知他武功不一般,只好闭上了嘴,不再说一句话,任凭女仆说破了天就是不吃一口饭。
  《喋血恩仇记》第十五回
  《错闯了闺房》
  三剑客
  且不说小蝴蝶是否做了严世鹏的夫人,先说高翔鹤、小飞镖和杨三郎三人,趁着这夜无星无月,便偷偷摸进了严宅,小蝴蝶会在哪里呢?他们只从纪山生那里知道小蝴蝶被人掠到了严宅,并不知道会在哪所院里。
  “小飞镖,你去东院,杨三郎,你往北院去,我找西院,救出小蝴蝶后在那个小树林中见面。”
  黑暗中,小飞镖与杨三郎点了点头,面罩下六只眼睛放出闪闪亮光后便分开了。
  就在他们三个分开的瞬间,又一条黑影飘忽而至,身法之快,只在墙头一闪就不见了。
  当高翔鹤听到小蝴蝶中被严世鹏偷到了严宅,也不与纪山生商量就约着小飞镖与杨三郎来严宅救小蝴蝶了。高翔鹤径直往西院奔去,一到西院,就瞧见了一座漂亮的白色小楼。通常这种小白楼都是有钱人家专为自己宠爱的女儿所盖,高翔鹤不知严世鹏有无女儿,但却想到,小蝴蝶会不会被关在此处?
  楼里尚亮着灯,隐约能望见人影走动。高翔鹤一提真气悄悄行至楼后,从窗外向里看去,楼下的屋子里似乎是些丫环在忙碌,并不见小蝴蝶影子。高翔鹤又轻轻一纵,跃上了二楼,二楼所有窗户尽被白纱帘遮住,瞧不见里面,高翔鹤竖起耳朵听了听,里面似乎有悉悉嗦嗦的声响,便蹑手蹑脚走到那间发出声响的窗口,将耳朵贴在窗上。
  “唉——,谁能来救我?”一个少女的叹息声,叹息声中充满着绝望。
  高翔鹤心中一动,不是小蝴蝶是谁?高翔鹤也顾不得多想,将手指舔上一些唾沫,轻轻捅破窗纸,然后撅起嘴从纸窟窿往里吹着气。白纱帘被高翔鹤嘴里的气吹得飘起来,高翔鹤见到一个少女的背影,不容他看清是不是小蝴蝶,就见那个少女将桌上的蜡烛一下吹灭,似乎要睡了。
  “唉——,该死的严世鹏!”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听她骂严世鹏的话,高翔鹤立即断定她就是小蝴蝶,便顺着窗眼向里轻轻喊道:“小蝴蝶,小蝴蝶。”
  “谁?”
  那一声问话,活脱脱就是小蝴蝶的声音,高翔鹤激动地接过问话答:“快起来,我是你翔哥,救你来了。”随即,高翔鹤听到里面传出一阵脚步声,片刻功夫,门被打开了。高翔鹤不顾一切地冲进屋里,虽然才一天多未见到小蝴蝶,但自小蝴蝶失踪后,就仿佛过了几年,几十年。那种救出小蝴蝶、见到小蝴蝶的欲望强烈到了极点。
  “小蝴蝶……”高翔鹤话未喊出,就见门后蹦出一人,手持一把亮晃晃的大刀,直向高翔鹤面门劈来。
  “你,你不是小蝴蝶!”高翔鹤身子急偏,头向右闪去,躲开了那刀,瞪大了眼仔细一看,才发现黑暗中的少女确确实实不是小蝴蝶,只是她的身形却像极了小蝴蝶,且穿着一身绿色的衣裤,小蝴蝶是从来不穿绿色衣裤的,她喜欢穿粉色的衣裤。高翔鹤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一下子恼了,“你不是小蝴蝶,为何要扮成小蝴蝶来骗我?”
  “小蝴蝶?我严莲珠怎会有如此俗气的名字?你找错了人,也找错了门。”
  “严连珠?”听到这个名字,高翔鹤立即断定她是严世鹏的女儿,不禁气冲冲地问:“严世鹏就是你爹吧!快说,你爹将小蝴蝶关在什么地方?”
  严莲珠不瞧高翔鹤一眼,竟反驳他道:“我爹做事我爹清楚,你问我爹去,为何问我?你闯进我的屋中,我尚未跟你算账,你倒先质问起我来了。”严莲珠说着双手一叉腰,堵在了门口。
  高翔鹤不想与她拖延时间,找小蝴蝶是关键,便想从严莲珠身边过去。不料严莲珠竟伸臂挡住了高翔鹤的路,当即举刀横劈过来,高翔鹤不得不退至屋中,双拳抡得呼呼作响,化开了严莲珠那一刀,并跨上前乘机向严莲珠踢出一腿,就在严莲珠躲避的瞬间,高翔鹤跃上床,欲破窗跳出。
  “你想走,没那么容易,吃姑奶奶一刀吧。”严莲珠大喝一声,猛地跃起,舞刀又向高翔鹤劈来。
  高翔鹤只觉得一股凉风向身上袭来,并不敢大意,当即扭头,身子急往下蹲去,左腿一个扫膛腿,严莲珠一跤摔出去,刀脱手甩出了很远。高翔鹤忙从床上跃下,想夺门而出,不料严莲珠已然纵身跃起,跳到高翔鹤跟前,伸手便往高翔鹤胸口抓去。高翔鹤急忙用手挡住,手背竟被严莲珠抓破了。高翔鹤并不想与严莲珠多周旋,他心中直想着快去寻找小蝴蝶,好将她救出来,无奈严莲珠缠住他不放,只好定下心来陪她过上几招。
  “严莲珠,好男不与女斗,我本不想与你过招,无奈你逼着我非礼,那么见招吧。”高翔鹤两手突地拉开架势,两眼怒冲冲地盯着严莲珠。
  “哼哼,不要说得好听,一个男人深更半夜闯进我闺房,愣要说我逼你非礼,岂有此理?如今你又想一走了之,叫我严莲珠的脸面往哪儿搁?”严莲珠冷笑着,也蹭地一下摆开了架势,嘴里却一直骂个不停,“你今天即闯进了我严莲珠的闺房,也别想再活着出去,我只能用你的死来洗涮我的清白,哼。”严莲珠语声未毕,掌已先至,她左掌直捣高翔鹤小腹,右掌却向高翔鹤面门劈去。
  高翔鹤接了她一掌,顿感手臂酸麻,未料到这个厉害的少女竟有如此掌力,便也拿出真功夫,左右手掌并用,变化无方,向严莲珠连连劈去。高翔鹤融合了蒙面人、鹑衣怪侠,还有柳瑶屏所传的绝招,比那单一的武功更具威力。严莲珠已被高翔鹤的掌法逼得向后踉踉跄跄退去,但高翔鹤丝毫不放松,当下以快攻之,将掌风抡得呼呼作响,一直将个严莲珠逼到了墙角。
  此时严莲珠已无法施展自己的武艺,她瞪着惊恐的大眼睛望着高翔鹤,两排银牙紧咬。
  高翔鹤见她无还手之力,冷冷一笑道:“你不是想用我的死来洗涮你的清白么?我想你只能用你自己的死来洗涮你的清白了。”高翔鹤说着突飞右掌,往严莲珠的面门劈去。严莲珠将头往右闪避,哪知高翔鹤这一招乃虚招,他并不想对严莲珠如何,只想吓唬她一下,见严莲珠闪过他这一掌,便又挥起左掌,呼一声向她头顶劈落。严莲珠举手挡住,两手相交,严莲珠感到高翔鹤下掌并不狠,心中又滋生了与他决一胜负的念头,不料高翔鹤竟窥出她内心,趁着严莲珠尚未下手,便伸出两指,冲严莲珠身上嗖嗖两下,点了她两处穴道。
  严莲珠顿时靠在墙上不动了,她倍感侮辱,又说不出话来,两只眼睛恨恨地盯住高翔鹤脸上那块黑布。
  “对不起了严姑娘,你即不是小蝴蝶,就只好委曲你一会儿了。”高翔鹤不再犹豫,跑出了门,左右环顾着。
  正巧此时楼下一个丫环出门泼水,一抬头发现了高翔鹤,便大声吆喝起来:“快来人呐!有贼上小姐的楼啦——”
  忽啦啦院里一下涌进男男女女多人,高翔鹤见势不好,两脚一点地,嗖地一下蹿上房,他听到有人跟着上了房,便施展轻功,跃过一个个房顶,见一个寂静无人的小院,便从房上跳下,刚要跑,一张大网劈头盖脸罩住了他。
  ……
  陈远的爸爸妈妈还在起劲地聊着,而陈远却在飞机的巅波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梦中,他还在看着《新鸳鸯蝴蝶》派写的《喋血恩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