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七》快乐的女孩也有烦恼
章节列表
《十七》快乐的女孩也有烦恼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愉快的寒假,愉快的春节。
  刚一开学,班里的男女生便忍不住凑到一起,叽叽喳喳地说开了,什么《五只手》的《新鸳鸯蝴蝶》武侠派,什么《四人组》的《幽幽女》抒情派,还有什么《人间正道》攻击派,简直把个初一(三)班搅热了,许多同学纷纷要求加入这些派系,凡喜欢看金庸武侠小说的同学,坚决要求加入《新鸳鸯蝴蝶》派,其中包括了不少女生,凡作文较好,又对那些武侠不感兴趣的同学,都要求加入《幽幽女》派,当然,凡要求加入抒情派的基本都是女生,而要求加入攻击派的,也基本都是男生,其实要求加入攻击派的男生并不是不喜欢看武侠书,只不过是想寻求那种打嘴仗的快乐感觉而已。
  这股派风似乎正在愈演愈烈,课间,武侠派的同学围在陈远身边,脑袋挤在一起,商量着如何把《喋血恩仇记》写得更好;而抒情派的同学却围在邹雨悦周围,探讨着怎么才能把景色、人物的心理描写好;当然,攻击派的同学也不闲着,他们一会儿把头挤进武侠派的小圈子里大吼一声,一会儿又理直气壮地站到抒情派的同学面前,阴阳怪气地把李白的诗念上一段,直惹得武侠派和抒情派一起声称要联合起来解散攻击派,攻击派的同学这才老实。
  那天,张婷玉正在听邹雨悦说她们的抒情散文,就被夏菁菁急匆匆地拉走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望着满面通红,神色有些气急败坏的夏菁菁,张婷玉忍不住咯咯咯地笑起来,这个总告诉陈远怎么才能快乐的女生,居然也会有烦恼的时候。
  “张婷玉,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夏菁菁一直把张婷玉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才哭丧着脸连问了两遍怎么办?
  “别急,到底怎么回事?”张婷玉安慰了夏菁菁一句。
  “烦死我了,你快告诉我怎么办?”夏菁菁跺着脚,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告诉你怎么办呀?”夏菁菁急,张婷玉比她更急。
  “瞧我,都忘了没跟你说,是这样的……”夏菁菁喘着粗气,开始述说起来。
  原来,刚开学不久,夏菁菁就被一个高中的男生“爱”上了,他不但给她写了“情书”,还约她放学在××地方见面,因为从学校到家里夏菁菁没有可以同路的学生,所以吓得夏菁菁好多天放学回家的路上都像遇到了鬼一般,急匆匆不敢回头,生怕碰到那个高中男生路上截她,当然,那个男生并没有截她,却每星期给她写一封信,要她答应约会。刚才,那个高中男生又趁夏菁菁上厕所的功夫把信递给了她,看完信,夏菁菁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心理,只好把这事告诉张婷玉,希望她能帮助自己。
  “能把那封信给我看看吗?”张婷玉小心翼翼地问。
  夏菁菁点了点头把信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张婷玉。
  菁菁,今天放学后我在《青年湖》公园门口等你,不见不散,有话想对你说。
  喜欢你的向东
  张婷玉把信还给夏菁菁问:“你喜欢他吗?”
  “我要喜欢他我就不会害怕了。”
  “告诉你爸你妈了吗?”
  “我爸我妈管我管得那么严,我怎么敢对他们说,他们一定会以为是我不好好学习在谈恋爱呢。”
  张婷玉点头,她深有体会,凡是男生打给她的电话,她妈妈都会问她:怎么总有男生给你打电话?是不是谈恋爱了?接下来便会有无数的劝导,仿佛她真的已经开始谈恋爱了一样,所以,她能够贴谅夏菁菁为什么不对家里说的缘由。想了一下便建议道:“不如把这事告诉陈远和郑亮他们,让他们来帮你。”
  “他们怎么能帮我?”夏菁菁不解。
  “陈远的脑子你还信不过?你就不用管了,今天放学我送你回家,向东那里,陈远他们会处理。”张婷玉得意地转动了一下眸子,伸出右手,打了一个无声的响指。
  放学了,陈远、郑亮和孙晓磊一起骑着自行车来到了《青年湖》公园门口,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叫向东的高中男生,因为只有他一个人在公园门口翘首盼望着。
  “你是不是叫向东?”孙晓磊抢先一步走过去问。
  向东点头。
  陈远走到向东面前,做出一副仗义的样子说:“那么告诉你,请你以后不要再缠夏菁菁了。”
  “夏菁菁派你们来的?”向东看着三个比他小好几岁的男生问。
  “不管是谁派来的,夏菁菁说了,她不想这么早谈恋爱。”郑亮补充了一句。
  “有什么话让她当面对我说,凭什么要你们几个臭小子来告诉我?回去告诉夏菁菁,我就是爱她,不管她爱不爱我,明天,我还会在这里等她,不管她想说什么,都可以当面告诉我,当然,如果她不愿意和我谈,那么,我会每天都在这里等她,让她看着办。”向东说完,看也不看三人,径直骑上自己的自行车走了。
  气得孙晓磊挑着眉毛挥着手指着向东的背影骂:“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整个一个长脚麻杆,长得跟猪八戒他二舅似地,也配爱夏菁菁?哼,你愿意等你等去吧,让你瞎子点灯——白费蜡!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
  “算了孙晓磊,”陈远拽了孙晓磊一下,“人家早就没影了,你骂给谁听啊?”
  “不愧是高中的男生,够厉害的。”郑亮耸了耸鼻头,又摇摇头,“看样子,他真的爱上夏菁菁了,夏菁菁逃不掉了。”
  “不要说风凉话了!我们明天怎么对夏菁菁说啊?”
  “要是有人这么追我,我一定会被感动的。”郑亮还在开着玩笑,陈远急了,打了郑亮一巴掌,“大鼻头老班,你以为谁会爱上一个太监么?”
  “你就会损人,话归正传吧。”郑亮这才收了笑容,皱着眉头和陈远、孙晓磊商议起怎么帮着夏菁菁摆脱开这个吃了秤砣的向东。但是,三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好主意来,直等到天色黑了下来,这才分手。
  第二天、三人告诉了夏菁菁向东说过的话,却不料夏菁菁一反昨日的恐惧,一副巾帼英雄的样子说:“去就去,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没关系,你尽管放心去,有我们在四周保护你呢?”陈远说:“只要他敢放肆,我们就一起上去揍他,他再厉害,还打得过我们三个,何况这大尾巴刺猬狼和大鼻头老班也不是好惹的!”
  直说得夏菁菁一个劲地着急,“可别打架呀,可别打架呀,他不会对我怎样的。”
  于是,当天放学后,夏菁菁一个人来到了《青年湖》公园门口,向东真的在那里等她。
  气氛很是尴尬,向东满脸笑容地说:“菁菁,我真心喜欢你。”
  夏菁菁冷寞地回答:“可我不喜欢你。”
  向东并不灰心,“也许你现在不喜欢,但我想我终会打动你的心。”
  “我不想现在谈恋爱。”夏菁菁头也不抬地说。
  “我并不想现在打扰你,只想让你知道我这片心。我会发奋学习,10年后再来见你。”
  夏菁菁没想到,这个高中男生是这么严肃认真,倒突然感到有些不安起来,语气也缓和下来,“10年后,你知道我在哪儿?你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
  “不管你在哪儿,也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爱你的。”向东坚决地说。
  夏菁菁有些被感动了,这个大男生似乎并不是那种轻浮的人,他对自己的感情似乎也不属于那种乱“爱”,但夏菁菁仍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微微一笑,坚定地说:“谢谢你对我的好意,可我不能欺骗你,我不爱你。请原谅。”
  向东低下头,咬着自己的下唇,“难道你对我一点好感也没有?”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不了解你。”
  “我是高二(1)班的拔尖生,上清华大学是我奋斗的目标。”向东很自信地回答。
  说真的,夏菁菁从心里佩服起这个叫向东的大男生来,但佩服是佩服,她不想过早地陷入感情的漩涡里,便斩钉截铁地说:“我还是不会爱你。”
  向东终于绝望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个温顺漂亮的小女生,悲戚地说:“我不想勉强你,但请你送我一张照片做纪念好吗?”
  夏菁菁犹豫了一下,她书包里就有春节时照的照片,那是她拿来给张婷玉她们看的,但她不打算拿出来,再说,既然自己不打算和他成为那种朋友,就不要留个尾巴,就要把事情解决得彻底一些。所以,夏菁菁再一次坚决地说:“既然我们成不了那种关系,送照片有害无益,还是做个普通朋友吧。再见!”说着夏菁菁骑上自行车冲向东很自然地挥挥手,走了。
  当陈远他们追上夏菁菁听她说了整个见面的过程后,不禁一个个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想不到柔弱的夏菁菁关键时刻竟有如此胆量,张婷玉更是一个劲地嚷着:“厉害厉害,叫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着会意地瞥一眼陈远,窘得陈远狠狠地回了她一眼,不过还是话里有话地说:“如果有这么一个女生追我呀,我一天都不让她等。”
  “我也是!”郑亮附合地说。
  “所以就没有女生追你们呀!”张婷玉翻着白眼,讥讽道:“像你们这样没出息的男生,谁要是看上你们可就瞎眼喽!我爸说,中学生,急什么,等将来看准了再找也不迟。明白我爸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吧?将来没出息,对你再好的恋人也会离开你,所以,好好学习,等将来事业有成,追你的女孩子会有一大堆。”说着又悄悄地瞥了一眼陈远。
  陈远装作没看见,嘻嘻哈哈地分手,回到了家。
  只是当他吃完晚饭要做作业时,却突然发现书包里有一个精美的信封,上面用烫金字写的“生日快乐!”几个大字,信封的背面是一排红色的楷体小字: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会有一个人在为你默默祝福!再过一周就是陈远的生日了,他不想像郑亮那样过,他只求爸爸妈妈为他买上几个大众软件里的游戏就十分满足了。所以,他并未告诉过谁自己的生日在哪一天,那么是谁知道了他的生日,送给他的贺卡?陈远忙打开信封,里面是用打印机打出来的一篇《喋血恩仇记》故事。郑亮送的?陈远摇摇头,郑亮没有必要弄得这么神秘;孙晓磊和夏菁菁家没电脑,绝不会是他俩送的;张婷玉送的?她是从哪里知道了他的生日?不过看她刚才那会意的眼神,或许是……?陈远不由得兴奋起来。
  《喋血恩仇记》第十八回
  《都是为了情》
  四只手
  当陈远看到那个写着“四只手”的笔名时,立即否定了此信绝不是张婷玉塞进书包里的,因为张婷玉的笔名是“二只手”。是谁?夏菁菁?孙晓磊?不,不会的,并没有听到他们说家里买了电脑呀?嗨,管他是谁,先看看都写了些什么。
  话说严莲珠自从在石屋中见过高翔鹤后,竟再也忘不掉他了。她未曾想到闯进她闺房中的男人竟是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年,那俊眉俊眼的模样实在让人一见钟情,早知是这么一个美少年,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他交手,更不会硬生生跑到石屋中,又踢又骂,说不定她会乖乖带他去找他要找的小蝴蝶呢。不过一想起那个少年冒死寻找小蝴蝶的行径,一股妒意便从心底里冒了出来。哼,冒险来救一个姑娘,看来与那个姑娘的关系不一般,不如就让爹娶了那个小蝴蝶,让他死心,自己也就可以……
  想着想着,严莲珠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暗暗地笑起来,但随即,一股深深的悲哀就袭卷了她,爹不知为什么事情请了一个破衣拉裟的男人来到家里,居然还要将自己许配给他。对此,她恨死了爹,找爹说过多少次不想嫁,但爹总说她不明事理,劝她不要以貌取人,还说这是为她好,气得她暗地里一个劲儿地骂爹该死。她也做过逃走的打算,但往何处逃?自打娘胎里出来,就未曾离开过严宅大院,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她真不知离开爹自己怎么活。她曾在夜里暗暗祈祷着鹑衣怪被武林道上的高手杀死,这样她就可以不嫁给他,然而,每次看到他仍旧活得神气百倍,便气得连饭都不想吃。
  今天,她觉得是一种天意,把个美少年送到了她眼前,不打不相识,严莲珠体会出此话的含义。若不是他点中自己的穴道,自己怎会对他生恨?若不是对他生恨,自己又怎会去石屋报那点穴之仇?若不去石屋报那点穴之仇,又怎会见到他的真面目?难道这一切不是上天安排的冥冥之意吗?严莲珠突感心情霍地一下开朗起来,她要去将他救出,不能看着他在爹的婚礼上被人用乱箭射死,再说,自己亲自去救他,他才会欠自己一个人情啊!
  说做就做,当晚,严莲珠轻就而易举地从严世鹏身上偷来了石屋的钥匙,避过打更的,打开了石屋的门。
  “喂,你醒醒。”
  迷迷糊糊中,高翔鹤觉出有人推他,便睁开了眼睛,借着烛火,看见一个少女站在面前,心头不由得一震,小蝴蝶怎么会来?但立即他就看清了,站在眼前的绿衣少女是严莲珠。高翔鹤又垂下了眼帘,她又想怎样来折磨自己就随她吧。
  不料严莲珠并未出手出脚,而是温柔地将嘴附在高翔鹤耳边小声说:“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高翔鹤抬起了眼,此时怕对他来说根本不存在了,严世鹏点了他穴道,即便是个孩童来杀他,他也会乖乖受死,更别提这个有着一身好武功的严莲珠了。他只是想看看,这个仇人的女儿会把他怎样。
  只见严莲珠一把拉起了高翔鹤就往石屋外走,不料高翔鹤双腿就像灌了铅似地沉重,且毫无知觉,虽然从石屋到门外只有几步路,但这几步也是被严莲珠拖出去的。这可怎么办?这么慢慢地拖,早晚会被家丁发现,若被家丁发现,他的小命没了不说,说不定爹还会重重地惩罚自己呢!严莲珠皱着眉,想了一下,红起脸背起高翔鹤,施展轻功,飞也似地回到了小白楼上。严莲珠把高翔鹤放到床上,拉上所有窗帘,这才坐到高翔鹤身旁。
  高翔鹤疑惑地瞅着严莲珠,不知她想做什么。
  严莲珠先对高翔鹤轻轻地笑笑,然后才轻声地说:“别担心,我只是想救你。”说着深情地瞥了高翔鹤一眼,径直走到墙边的柜前,从柜里掏了半天,掏出两丸药,又走回床前,“这是两丸解药,你吃了吧。”严莲珠将药在高翔鹤眼前晃了晃,尔后掰开他嘴,将药塞进去。严莲珠又端来一碗水倒进高翔鹤嘴里,然后照着他后背使劲一拍,药丸便顺着他嗓子眼儿滑了下去。
  不大功夫,高翔鹤便觉得双腿发热,渐渐有了知觉,舌头也灵巧了,他感激地望了眼严莲珠,“谢谢你严姑娘。”
  见高翔鹤已能够说话,严莲珠的两目就已呆呆地望定了高翔鹤,眼中有股说不出的火辣辣的味道,令高翔鹤不敢直视。
  高翔鹤避开严莲珠眸子里的光芒,自感双腿已曲伸自如,便跳下床,不料麻木的腿刚刚恢复,还有些发软,打了个晃,差点摔倒。
  “别急,还得等一会儿呢。”严莲珠忙上前扶。
  虽是仇人的女儿,但严莲珠的所做所谓似乎与她爹不同,高翔鹤不禁对她生出一丝好感,“谢谢你严姑娘,我高翔鹤永世不忘你的救命之恩,只是你能告诉我,小蝴蝶被你爹关在何处吗?”
  虽然醋意浓浓,但严莲珠似乎已无法抗拒高翔鹤对她的魅力了,她从那串偷来的钥匙上摘下一把递给高翔鹤,“她被爹关在后院的一间屋里,喏,这是那间屋子的钥匙。”
  “严姑娘……”
  “不,叫我莲珠。”
  “莲珠姑娘,实是感恩不尽,在此也替小蝴蝶向你道谢。”高翔鹤再次向严莲珠抱拳一揖。
  “你叫高翔鹤是吗?我能叫你翔鹤哥吗?”见高翔鹤点头,严莲珠垂下睫毛,突然语气悲戚地说:“翔鹤哥,我们以后还能见着面么?你能再来看我吗?”不等高翔鹤回答,她竟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道:“你知道我在严宅有多寂寞么?”
  此时此刻,高翔鹤的心早已飞到小蝴蝶身上了,那顾得琢磨严莲珠的话,他不断地点头承诺,眼睛却时时地瞟向窗外。
  严莲珠也瞧出高翔鹤心不在焉的样子,苦笑了一下,推了他一把嗔骂道:“快去救那个小蝴蝶去吧,我早该知道我是费力不讨好,为他人做嫁衣裳。”
  高翔鹤向严莲珠投去内疚地一瞥,站起身,打开窗,飕地一声逾窗而出。
  按严莲珠所指,高翔鹤一路顺畅地到了后院,他打开关小蝴蝶的屋子,一个箭步冲到床前,冲小蝴蝶喊道:“小蝴蝶,我救你来了,快起来。”
  小蝴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两只眼睛在不停地眨动着,泪水顺着脸颊扑簌簌掉下来。
  高翔鹤见状,身不由已地俯下身一把抱住小蝴蝶,“你吃苦了。”将小蝴蝶的脸儿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前。
  小蝴蝶呜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高翔鹤为她理了下头发,抱起她刚要走,只听“扑——”地一声,两个黑乎乎的东西扔在了小蝴蝶身边。高翔鹤与小蝴蝶同时向那两个黑乎乎的东西望去。
  是两丸药,就是小蝴蝶与高翔鹤都吃过的那种解药。
  高翔鹤立刻猜出此药定是严莲珠所投,忙搁下小蝴蝶,拾起药丸塞进小蝴蝶嘴里,并从桌旁端来水帮小蝴蝶送下。
  片刻功夫,小蝴蝶哇地一声哭出来,“翔哥!”
  “快别哭了,我们快走,叫严世鹏发现了就糟了。”高翔鹤说着架起小蝴蝶跑出屋门。
  小蝴蝶因刚吃了解药,两腿还不灵巧,跌跌撞撞被高翔鹤架着向围墙跟跑去。
  围墙外就不是严宅大院了,只要跳出围墙就一切平安无事了。高翔鹤激动地吐出一口气,架着小蝴蝶一起跃上墙头,“小蝴蝶,再坚持一会就到家了,你爹你娘定会高兴地跳起来。”高翔鹤兴奋地抓住小蝴蝶的手。
  小蝴蝶也将身体紧紧依在高翔鹤身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侵袭了全身,她心里顿感暖融融的,跟着高翔鹤一起从墙头上跳下去,“啊——!翔哥救我!”
  就在两人跳下围墙的瞬间,一个黑影紧紧抱住了小蝴蝶。
  欲知抱住小蝴蝶的黑影为何人,请听下回分解。
  陈远似乎对“四只手”有所感觉,但说到底又无法猜出“四只手”的真实身份,他想,等明天,他要问问孙晓磊和夏菁菁,或许是他们买了电脑未能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