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八》第一次当家作主
章节列表
《十八》第一次当家作主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孙晓磊和夏菁菁矢口否认他们是“四只手”,因为如果真是“四只手”的话没必要隐瞒。
  陈远想想也是,只好不再追究,不过,他还是多了个心眼,偷偷地注意着“四只手”是否还会继续往他书包里塞“贺卡”。但是,到了他生日那天,“四只手”还未出来活动,陈远倒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虽然回到家后,爸爸妈妈送了他五张大众软件里的游戏光盘,把他激动地直嚷爸爸妈妈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妈妈,但想想不免又觉得少了些什么。不过,不管怎样,他还是非常感激爸爸妈妈送他的礼物,并承诺第二天(是个星期六)要做一天孝子,让爸爸妈妈轻松一天,享受一下有儿子的幸福。
  第二天清晨,陈远拿着昨晚爸爸给的50元钱跑到了早点摊上,妈妈说了,这50元钱要陈远用作一天的花销,节约了归陈远,乐得陈远琢磨了一晚上怎么用最少的钱让爸爸妈妈吃饱,他从早点摊上买回了3碗豆腐脑、6根油条做早餐,花去了6元钱;中午,陈远买了三包方便面做午餐,花去了3.6元钱;晚餐,爸爸提出了抗议,坚决不吃方便面,餐桌上一定要见肉见菜。陈远无奈,骑上自行车跑到副食店,买了一斤蒜肠(是香肠里最便宜的一种),花去3.5元,又跑到菜市场,买了一堆油菜,花去一元,买了一个西红柿,花去0.8元,想起妈妈爱吃水果,又买了2个富士苹果,花去了4元。
  当陈远做好了晚饭把爸爸妈妈请到了餐桌上时,妈妈憋不住先乐出了声,“远远,照你这么个过法,用不了一个星期,你妈妈的身材就变成窈窕淑女了。”
  “妈妈,这可是绝对按着爸爸的要求做的,见肉见菜,外加一汤,饭后还有水果。”陈远说着用筷子点着桌子上的菜炫耀着:“这是香肠拼盘,整整一斤香肠呢!算荤,这是香菇油菜,算素,这道西红柿汤和这个苹果盘可都是我额外加上的,怎么样?色香味俱全吧?”
  陈远的话把爸爸也逗笑了,他挟起一根蒜肠放到眼前看了看说:“光见淀粉不见肉”,说着又挟起一根油菜放进嘴里嚼了嚼,“生的,”最后指着西红柿汤说:“这西红柿汤似乎应该打个鸡蛋才对吧?”
  陈远郑重其事地摇摇头说:“听电视里生活节目的主持人说过,鸡蛋黄的胆固醇太高了,对成人的健康没有好处,所以鸡蛋就免了。”
  “是啊,”爸爸也收了笑容,一脸严肃地说:“照远远这么个过法,很快我们就可以买得起汽车了,当然,一旦我们家有了汽车,我们是不是也要像远远只给他喝水不给它吃油。”
  一句话说得全家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陈远摸了摸口袋里剩下的30块零1毛钱,心里甭提多美了,妈妈早就有言在先,节约的归自己,虽然,今天的三餐简单了点,但总算是对父母的一些孝心吧。当然,不管陈远今天多么节约,爸爸妈妈对陈远的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说今天是他们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说得陈远有些飘飘然起来,为了表示自己的孝心,立即从书包里拿出白天写的《喋血恩仇记》打印稿,大声嚷着为了让爸爸妈妈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他要给爸爸妈妈念一段他编写的故事。
  《喋血恩仇记》第十九回
  《人心叵测》
  一只手
  不料妈妈听完那个一只手的笔名时,喷地一声笑出来,“这一只手是你的笔名么?怎么这么难听呀?”
  “因为……”陈远只好把笔名的来陇去脉告诉了爸爸妈妈,然后便开始绘声绘地念起来:
  只见一个黑影抱住了小蝴蝶,吓得小蝴蝶大声喊叫起来:“翔哥,快来救我!”
  随着小蝴蝶的喊叫,高翔鹤飞扑过去,抬脚即向抱住小蝴蝶的黑影踢去,忽闻小飞镖与杨三郎的声音传来:“别打,他是纪庄主!”
  “小蝴蝶,是我,你爹!”
  黑暗中,高翔鹤听出确是纪山生的声音,忙收脚。
  小蝴蝶呢,见抱住她的黑影竟是她爹,猛地拱进纪山生怀中呜呜地哭起来。
  “馨馨,你没事吧?严世鹏那个老贼欺负你了不曾?”纪山生把女儿紧搂怀中,仿佛怕严世鹏再把他的宝贝女儿抢走。
  小蝴蝶停住哭泣摇着头,看着高翔鹤说:“要不是翔哥救了我,真不知那个黑珠龙拐会把我怎样了。”小蝴蝶的话中充满着感激之情,如果放在白天,高翔鹤一定能够看出小蝴蝶脉脉含情的目光。
  “你怎么找到小蝴蝶的?”纪山生拍了拍高翔鹤的肩膀,不无感激地问。
  “其实这还得感谢严世鹏的女儿,是她偷了她爹的钥匙给我,我才得以和小蝴蝶逃出严宅。”
  “如此看来,严世鹏女儿倒不是个坏人了。”杨三郎感概地说。
  小飞镖却不同意他的看法,摇了摇头道:“未必如此,上梁不正下梁歪,谁知黑珠龙拐的女儿会按什么心?说不定是一场阴谋,来个什么双雕之计吧?”
  “那我们还是早些离开这里才是。”纪山生说着拉起女儿的手就走,却不料被高翔鹤发现了破绽,“纪庄主,你的腿怎么了?”
  “纪庄主小腿被砍伤,流了许多血。”小飞镖解释着。
  吓得小蝴蝶一把抱住了纪山生,“爹,你受伤了!为何不早说?要紧么?”说着忙不迭地去撸纪山生的裤管,被纪山生拦住了,他安慰女儿道:“不要紧,仅破了一点皮而已。”说毕,抬头看看已经露出鱼肚白的天空,转身对几人说:“天气不早了,我们快走吧。”
  几人往三石庄疾驰而去。
  当他们刚迈进三石庄大门里,小蝴蝶姥姥就迎了上来,她一把搂住小蝴蝶,老泪纵横,“孩子,你可回来了!那帮家伙不曾打你吧?”
  “姥姥,别哭了,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么?”小蝴蝶掏出手帕帮姥姥擦去泪水,在姥姥怀里撒起娇来,“姥姥,快给我弄些吃的,我要饿死了,我要吃鱼,要吃姥姥亲手做的黄河大鲤鱼。”
  小蝴蝶姥姥见小蝴蝶活蹦乱跳,又嚷又叫,不禁乐晕了头,忙拽起小蝴蝶的手就往后厅走,“走,姥姥这就给你做黄河大鲤鱼去,定让你把个肚子撑得滚瓜溜圆不可。”
  “姥姥,还有翔哥他们呢。”
  “大家一起来,一起吃。”
  正当一伙人往后院走去时,柳瑶屏不知从哪儿急匆匆赶来,边走边呼叫着女儿的名字。“馨馨,馨馨……”
  “娘——”见到柳瑶屏,小蝴蝶一下就扑进她怀中,委曲地将个嘴撅得老高。
  “都怪娘不好,没有保护好你,那个老贼欺负你了不曾?”说着竟将不满的目光投向高翔鹤,似乎女儿被严世鹏掠走全是他的错。
  高翔鹤悄悄避开那两束刺人的目光,对小蝴蝶姥姥说:“姥姥,我走了。”
  “不是说好一起去吃饭的吗?”小蝴蝶姥姥问。
  高翔鹤只是摇摇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了自己住的小院,高翔鹤整整想了一天,也没想明白柳瑶屏为何用那般眼神瞧自己?莫非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小蝴蝶失踪并不因为自己呀!自己与小飞镖杨三郎是冒着生命危险闯进严宅才把小蝴蝶救出来的,为此差些丢了小命,她却为什么要用那般仇视的目光看自己?不知为什么,一想起柳瑶屏的目光,高翔鹤就觉心头堵得慌,他慢慢地踱出门外,刚站定,就听一声低低的娇叱:“看刀!”一个黑影赫然站到跟前,亮晃晃的刀尖对准他的胸口,只要一动,刀尖随时会戳进心脏。
  欲知何人来刺杀高翔鹤,请听下回分解。
  一集故事只听得陈远爸爸坐到了陈远身边,妈妈放下了手中的报纸,“高翔鹤死了吗?”
  把个陈远兴奋地直冲爸爸喊,“哇,爸爸,我的故事居然感动了妈妈,天才的妈妈生的天才的儿子就是不一样!”
  “怎么,你只是你妈妈生的?那我往哪里搁?”爸爸急了。
  “不知道!我只听说是妈妈生了我,可从来没听说是爸爸生了我,我还总在想,你怎么会和我和妈妈成为一家人呢?”陈远认真地说。
  气得爸爸直瞪妈妈,怪她没有告诉陈远他在这个家庭里的重要位置,当然,不管陈远觉得爸爸是不是这个家里的人,他总是陈远的爸爸,陈远无论如何不会叫他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