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少年打工者的忏悔
章节列表
《二十》少年打工者的忏悔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其实,夏菁菁和妈妈真正解除误会是在生日后的第三天。
  那天放学,班主任把夏菁菁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并拿出了那封她写给邹雨悦的信。
  “你真的这么看你的母亲吗?”徐老师让夏菁菁在椅子上坐下,和言悦色地问。
  夏菁菁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那天对妈妈说出的话也许是气话,但偷看自己的日记毕竟不对。
  徐老师并没有责备夏菁菁什么,她只是给夏菁菁讲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的母亲为了寻找孩子跑遍全城而最后急得晕倒在汽车上的故事,那绘声绘色的叙述,听得夏菁菁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你知道这个对孩子充满着深深爱心的母亲是谁吗?”最后,徐老师问夏菁菁。
  其实,当徐老师在讲这个故事时,夏菁菁就已经在怀疑了,“难道她是我妈妈?”
  徐老师点头,轻轻地拍了拍夏菁菁的肩膀,“我是从为人儿女到为人父母,所以我真切地知道,母亲渴望了解儿女的那一片苦心,作为生你养你的父母,他们不但愿意分享你的快乐,也想在你人生的道路上为你解释一些什么,不管你是13还是23、33,在父母的眼里,你永远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永远会在你成长的道路上帮你一把……”
  徐老师的话还未讲完,夏菁菁就已经泣不成声了,她紧咬着下唇对徐老师说:“对不起,我现在就回家向我妈妈道歉去。”说着,飞快地跑出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夏菁菁又成了一个温柔快乐的女生了,陈远每次见到她都会戏谑地问:“还有什么快乐的方法告诉我一个,我也想来一次离家出走。”
  “去你的,再说这事我就让张婷玉不理你。”
  说得陈远直皱鼻子,“哼,还不定谁不理谁呢!”
  张婷玉听了陈远这话倒没有不理他,却是孙晓磊,平白无故突然间不理睬陈远了,弄得陈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孙晓磊,孙晓磊又不说,陈远找了孙晓磊好几次了,孙晓磊都是那句话,“走开,少招我烦。”到底为什么呢?他问过邹雨悦,邹雨悦也是摇摇头,并说孙晓磊最近对她也很冷淡。
  不仅如此,近来孙晓磊经常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不上,几次小测验他的数学成绩又下来了,甚至连语文课的分数也刚刚及格,徐老师问他,他也毫不在乎地反问:“自习课不是可以不上吗?”弄得徐老师也没脾气。
  刚进入五月,天就变得热起来,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陈远都要到冷饮摊上买冰棍吃。
  这天,天气异常地热,陈远和郑亮他们几个男生踢了会儿足球才回家,冰棍似乎已经不能解渴,陈远便买了瓶汽水,咕咚咕咚地喝起来,就在他仰着脖子喝汽水时,突然看到一辆三轮板车从他身旁驰过,当然,陈远奇怪的不是三轮板车,因为三轮板车上拉的是最普通的啤酒,令陈远感到惊讶的是蹬三轮板车的人,他太像孙晓磊了!只见他费力快速地蹬着三轮板车,走到一家个体副食店时,卸下几箱啤酒,然后又朝另一家个体副食店蹬去。
  陈远顾不上喝剩下的汽水,他骑上自行车就追了过去,他要看个清楚,是不是孙晓磊?
  当陈远把自行车横在三轮板车前面时,孙晓磊先叫了起来,“陈远!”
  “你在打工?”陈远问着,眼睛却在打量着孙晓磊被汗水浸透的衬衫。
  孙晓磊尴尬地擦一把脸上的汗珠,挑挑眉毛不自然地咧咧嘴角,“挣几个零花钱呗!总说请你吃‘可爱多’,可总也没钱请。”
  “谁要你请啦?”陈远气愤地嚷了一句,不知为什么,看到孙晓磊并不高的身材却蹬着这么大一个板车,心里竟有些酸酸的。
  “说出的话,总得做到才好,否则还叫男人呀!”孙晓磊说着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翻了一下白眼,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希望你不要告诉班里的同学。”说着头也不回地蹬着三轮板车走了。
  “说出的话,总得做到才好,否则还叫男人呀!”陈远觉得孙晓磊的话不只是在说自己,似乎也在说他,还在刚上初一的时候,他就答应孙晓磊让自己的妈妈帮他妈妈找工作,结果都快一年了,工作还没有找到!说不定孙晓磊就是为这个才不愿理睬自己的,一定是!陈远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今天回家无论如何也要让妈妈尽快地帮他妈妈找个工作了,否则,说话不算数,真的要被孙晓磊瞧不起了。
  其实,孙晓磊并没有陈远想的那么复杂,他不愿意理睬陈远,只是因为最近家里碰到了一系列的烦心事,先说妈妈,那天在别人家做饭,不小心把手烫了,起了好大一个水泡,因为不愿意花钱去看,以至感染化脓,还是孙晓磊哭着威胁妈妈,才把她逼到了医院;然后就是爸爸,爸爸虽未下岗,但却和下岗没有两样,甚至比下岗还要糟,因为厂里的产品销不出去,所以厂里就发不出工资,工人又没活干,只能停业待在家里,仅靠妈妈下岗的200元钱和做小时工挣的200多元钱吃饭,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仅仅这些就已经让孙晓磊烦心了,谁知爸爸……
  孙晓磊最不爱想的就是爸爸,既然上不了班,在家里帮妈妈减轻一些负担,比如做做饭,洗洗碗也行,偏他,整天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孙晓磊最不爱看到的就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爸爸,瞧那打得山一样响的呼噜,听着都叫人烦,所以放学后孙晓磊总会在外面耗到很晚才回家。
  当然,除了不爱早回家,挣点零花钱也是孙晓磊的目的,看着别的同学大手大脚地花钱,真让他羡慕,他连邹雨悦过生日想送个几元钱的小礼物都不能够,更别说请陈远吃“可爱多”了,话都说了快一年了,陈远的“可爱多”也吃了好几个了,这情,他一定要还。所以,他想起了打工这一招。虽然年龄不大,但力气还是有的,每给一个点送几箱啤酒,他就能拿到一块钱,算上今天这趟,他已经拿到18块钱了,这18块钱对他来说可谓不少了,他会好好利用的。
  孙晓磊送完啤酒,并不想回家,因为回去早了,爸爸会支使他做饭洗碗,当然,他才不会那么傻呢,他可以在外面晃荡,等到妈妈在别人家干完了活回家做完了饭后再回去,他还可以赶在爸爸妈妈前吃完饭扔下碗筷说要赶作业不洗碗,当然,只要他不干,妈妈都会干的。只是,他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如此偏向着爸爸,任他什么都不干,任他整日整日地睡大觉。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恩爱夫妻吧。
  要不是因为下雨,孙晓磊还不想回家,这雨,来得挺猛,说下就下了起来。当孙晓磊落汤鸡般地回到家后,发现爸爸还在床上呼呼地睡着大觉。
  妈妈没有回来,孙晓磊在心里暗暗地骂了爸爸一句懒猪后,立即做起饭来,做汤面吧,省时省力又省钱。水开了,孙晓磊把面条放进了锅里,面条熟了,他把洗净的油菜扔进了锅里,滴了几滴香油,然后才叫爸爸起来吃饭。
  爸爸仿佛还在梦乡里,他嘴里咕噜着,看也不看地扒拉下两大碗面条后,又是倒头大睡。气得孙晓磊直想抬脚冲他P股上踹一脚,哪有这样的爸爸?
  五月的日子过得飞快,眼见着就到了“六·一”儿童节。今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啤酒的销量也见好,孙晓磊都挣了60块钱了,这一个月来,除了上学,他和陈远、郑亮他们疏远了许多,因为要挣钱呀!连他最喜欢看的《喋血恩仇记》,也只能在蹬三轮板车的功夫想想了。
  不知学校是怎么规定的,初一生居然还让过“六·一”儿童节,只上了半天课,初一年级的学生们就放学了。孙晓磊大乐,他可以趁着天热,多问几家副食店,说不定还能多挣几块钱呢!
  当孙晓磊把啤酒拉到一家餐馆问老板娘要不要啤酒时,老板娘急了,“怎么前脚刚走后脚就又来了,刚收了两箱。”说着突然打量着孙晓磊乐起来,“那是你爸吧?他刚送过。”
  “我爸?”孙晓磊疑惑地瞅着饭馆的老板娘。
  “长得真像!”大概出于职业的习惯,老板娘也不管孙晓磊爱听不听,直顾自己絮絮叨叨说着:“你爸可真能干,这条街上饭馆和副食店的啤酒几乎都叫他包了,对啦,他还帮着拉煤呢。”老板娘说得津津有味,“那老爷们可真能干,昨天下午大太阳底下帮我这拉了三车煤,可累得不善……”
  老板娘还在说,孙晓磊可不想听她絮叨,他还要送啤酒呢。再说了,谁知她说的那个老爷们是谁?他爸爸?哼,他爸爸正在家里床上的梦乡里遨游呢!孙晓磊冲老板娘挥了挥手,道了声再见,撅起P股、弓起背,狠命地朝三轮车的轮子猛蹬了两下。
  孙晓磊刚要走,老板娘却突然伸出手朝远处指了指说:“瞧!就是那个拉煤的。”
  孙晓磊不由自主地顺着老板娘指的方向定晴一看,他惊讶地停住了用力的脚。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正卖力地蹬着装满了蜂窝煤的三轮车摇摇晃晃地缓缓前行。汗水把他被煤屑染黑的脸冲出了一条条白沟,虽然整个脸庞被汗水染花了,但孙晓磊一眼就看出那是他的爸爸!见他吃力地蹬着三轮板车的样子,见那一车煤摇摇欲坠的样子,孙晓磊的心也不由得跟着爸爸的每一脚踩下、跟着车上的煤每一下的晃动颤起来,他真怕那满满一车煤随着爸爸的脚踩下后就突然坍塌了。不,不行,我得去帮爸爸一把。孙晓磊的思绪刚冒出来,腿就不自觉地跳下三轮板车,飞快地朝爸爸跑去。
  “爸——”不等爸爸反应上来是怎么回事,孙晓磊已经跑到了煤车后边,弓起身子,双脚使劲蹬地,帮爸爸推起煤车。
  孙晓磊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脚在使着力气,他只想着一个问题——我冤枉了爸爸,我还骂过爸爸是懒猪,我……顿时,鼻腔里有一股酸酸的感觉,令孙晓磊想哭。
  “别推了,到了。”爸爸踩了脚刹,忙跑到煤车后,“你怎么走这儿?学校放学了?”说着用手背在孙晓磊脸上抹了一把。
  “爸……”孙晓磊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心疼地看着汗珠正一颗颗从爸爸的脖子上慢慢滚落,汗水就已打湿了爸爸那说不上是什么颜色的老头衫。
  孙晓磊爸爸用手捋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甩到了地上,然后笑着抚摸了一下孙晓磊的头,“赶快回家去吧,天热。”说着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了,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吧?”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一张被汗水捂软了的十元钱塞进孙晓磊手里,“也不能送你什么礼物,买杯冷饮喝吧。”
  泪水终于从孙晓磊的眼眶里掉下来,他盯着爸爸的脸足足看了几秒种,猛地朝背后的冷饮店跑去。
  当孙晓磊把一筒冰镇可乐递到爸爸手里时,爸爸的眼睛也潮湿了,“晓磊,你喝。”爸爸又把那筒可乐塞回到孙晓磊的手里。
  “不,爸爸,你喝!”孙晓磊连同自己口袋里的60元辛苦钱一并拿出放到了爸爸手里。
  “这钱是哪里来的?”孙晓磊爸爸眼里露出了疑问。
  “是我挣来的。”孙晓磊跳上了自己那辆三轮板车上,然后对爸爸说:“爸爸,我帮你一起干。”
  孙晓磊爸爸噙着泪花笑了,他猛地抬头喝了一口可乐,然后又送到孙晓磊嘴边。
  孙晓磊不客气地仰头喝了好几口,这才又送到爸爸嘴边。
  喝光了那筒可乐,爸爸才坚决地说:“等我搬完这车煤,你把啤酒放我车上,回家去吧。以后不要再出来找活做了,你只要好好学习,爸爸妈妈就是要饭吃也要供你上大学,没有文化没有知识连找个工作都难。”见孙晓磊点头,又说:“今天天热,需要啤酒的店多,我再多拉几趟,大概要晚点回去,你先走吧。”
  当爸爸的身影消失在那条热闹的胡同里时,孙晓磊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今天,他再也不会埋怨爸爸是懒猪了,不但如此,他还要为爸爸做一顿可口的晚饭。孙晓磊摸了摸口袋里刚才买可乐时剩下的7块5毛钱,去副食店买了5块钱的猪头肉,买了两瓶啤酒,回家后他把冰箱里的两根黄瓜拍了一下,加了点蒜、佐料,拌了一个凉菜,又把冰箱里的豆腐切了一些葱进去,加了点盐、香油拌了一个凉菜。当孙晓磊做完一切等待着爸爸妈妈回来吃晚饭时,他趴在桌子的一角睡着了,梦中,他看到了爸爸美滋滋地喝着啤酒,饭后又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起了大觉,那山一样响的呼噜仿佛是一首振天动地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