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少年不知爱

本书内容:初二天学的前一周,郑亮便在一片羡慕声中昂头挺胸地走了。因他的父母在...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六》黑衣侠士飘向日出的地方
章节列表
《二十六》黑衣侠士飘向日出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9-08-14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陈远他们被申永华曲折的故事吸引住了,当几个人离开申永华家坐上汽车后还没有从申永华的故事里走出来。
  陈远连连地感叹着:“真没想到申叔叔的身世这么凄惨。”
  “想不到他比你认识的那个冯亦忻姐姐还要可怜。”张婷玉揉了一把有些红肿的眼睛,在听申永华的故事时,她流了许多眼泪。
  “听了申叔叔的故事,我才觉得自己经历过的是那么微不足道。”刘颖想起了自己父母闹离婚的经过,当时,她曾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不幸的人了,想不到,还有比她不幸几十倍的人。
  连邹雨悦都深有感触地说:“比起他的残疾来,我可算是一个正常人,何况我还有父母照顾我爱我,而申叔叔,什么都没有,如果我把他的故事说给我妈妈听,我妈妈肯定再也不会说我身体不好什么都不让我干了。”
  “是啊,”孙晓磊接过邹雨悦的话说:“我上小学时就欺负过很多孩子,如果那时我们学校也有个像申叔叔那样的残疾人,我说不定也会欺负他的,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说着偷偷将嘴凑近邹雨悦的耳边小声问:“过去的事你还记仇吗?再次向你道歉。”
  邹雨悦知道孙晓磊说的过去的事是什么,微微地晃晃脑袋,轻声笑道:“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这个大尾巴刺猬狼。”
  说得孙晓磊张着大嘴喜悦地冲邹雨悦说:“哇,想不到会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生记着我,好幸福!”
  “去,总是没正经,还是谈正事吧。”邹雨悦白了孙晓磊一眼,吓得孙晓磊再不敢乱说。
  “我想……”夏菁菁犹豫了一下说:“我想我们是不是能帮申叔叔实现看海的愿望呢?”
  郑亮立刻同意:“对,我们可以和徐老师商量一下,作为我们暑假里的一项学雷锋活动来组织。”
  “就是就是!”陈远立刻提议,“我们还可以发动全班同学,以捐款的形式帮助申叔叔,让他看到人世间的美好。”
  “可是我觉得申叔叔绝不会要咱们钱的。”张婷玉耽忧地说:“他连收拾屋子都找理由不让我们干,他怎么会要我们的捐款呢?”
  “是啊!”夏菁菁歪着头想了想,说:“我们用捐款给他买一辆轮椅不好吗?这样,他再也用不着一歪一扭地走路,而且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虽然离开申永华家已经半天了,但那笃—笃-笃的拐杖声仿佛一直不停地在敲击着她的心。
  “好主意!”几个人立即举手赞成,然后开始头碰头地商量起来。
  一项伟大计划就在公共汽车的颠簸中酝酿成熟。
  当一个星期后,徐老师带着全班同学一起来到了申永华的小屋门口时,活活地把个申永华惊呆了!他不知道这三十几个孩子要来做什么?收拾屋子打扫卫生学雷锋?不像,因为用不了那么多人;来听自己讲故事?因为吵吵闹闹的学生队伍后面,还跟着一辆黑色的凌志车,并从凌志车上面下来一个人,手里提着一个扁纸盒,显然更不是;那么是什么呢?申永华猜不出来,诧异地皱着眉头用目光询问着陈远和那天来过的几个同学。
  “申叔叔,这是我们的徐老师。”陈远介绍了班主任,然后又对徐老师说:“徐老师,他就是申永华叔叔。”
  徐老师走上前,握住了申永华的手,“谢谢你的故事,居然教育了我们全班的同学,他们都是些独生子女,生在福中不知福,总认为自己有无数的不幸,但听了你的故事后,他们才突然发现,自己有多么地幸福,为了向你表示这个世界上处处充满着爱,他们凑起自己的零花钱买了这辆轮椅,请你收下。”徐老师指了指那个扁纸盒,继续说:“为了实现你的愿望,我们打算利用暑期陪你一起去海边看大海,当然,由我带队。”
  徐老师的话音刚落,同学们便一齐兴奋地喊起来,待徐老师摆了摆手后,同学们才停止,但仍掩饰不住眼里的激动。
  “这,这……”两行泪水从申永华的脸颊上快速地淌下,他一把抱住了陈远的头,呜咽了起来,感激的话语也从他含糊不清的嘴里吐出:“谢谢你们,谢谢徐老师,谢谢同学们,谢谢……”申永华哭了,哭得很幸福,许久,他才抬起头来对大家说:“我有了太多的爱,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活下去?我,我太幸福了!”
  望着他激动的脸,徐老师也颤着嗓音说:“那么,明天,我们来接你,去看大海!”
  “噢——明天看大海去!”同学们响应地喊了起来,并当场把扁纸盒拆开,打开了那个比海水更蓝的轮椅,送到了申永华面前。
  “看大海去,坐轮椅去看大海,是我做梦也不敢想的事!”申永华抚摸着轮椅,已经泣不成声。
  火车就像一个驶向光明的巨龙,实现了多少人南来北往的梦想,此刻,它正载着申永华和陈远他们,向着他们的梦想一步步走近。
  而在车厢里,大家兴奋地围在申永华身边,看他一张一张地画着卡通画,一一地送给同学们,又一个一个地回答着同学们提出的问题,“那个杀死我母亲的黑珠龙拐已经被公安局抓走枪毙了,他不但杀了我母亲,他还猎杀了许多国家级的珍禽动物。”“还有,我想以后给出版社画卡通画,来赚钱养活自己。”……
  七个小时的路途,当大家抵达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看海的愿望涌动在大家的胸膛,一个晚上,谁也没有睡好,天还未亮,大家就都爬了起来,推着申永华的轮椅来到了海边。
  东方已有微明,淡淡的风卷着海的腥味亲吻着每一个人的脸,海与天相连处仿佛飘过一首美人鱼的歌声,呜呜咽咽,催得人好不心酸。
  全班同学和徐老师围在申永华轮椅旁,痴痴地盯住远方的海平线,没有一个人说话,海边静得只能听到海水轻轻拍打着岸边的声响,和美人鱼悲戚的歌。
  就在大家的眼睛都望得酸了时,突然,一道光芒洒在了海面上,淡红色的光很柔,仿佛天眼轻启,还未容你琢磨,整个海面瞬间已变成了纯金色。
  “啊,太美了!”大家一起举起双手,欢呼着,仿佛要拥抱大海、拥抱太阳。
  此时的申永华早已热泪盈眶,置身于一片金光灿烂中,他痴迷的目光溶进了被海水掩去一半的红太阳中,小心翼翼地摇动着轮椅,慢慢地向那轮太阳走去。
  太阳就像一轮跳跃的火苗,挣扎着要离开大海的束缚,向着更高的境界腾去。
  申永华的轮椅还在缓缓地摇向海边。
  “小心!”陈远和郑亮等几个同学几乎是同时喊了出来,但被徐老师摇手示意给阻止了。
  “让他独自去吧,让他从日出的美好中看到人间的美好。”
  太阳终于挣脱了大海的巨手跃出水面,绽开了彤红的笑脸。
  申永华的轮椅越摇越快,在即将到达水边时戛然而止,泪水瞬时模糊了他的双眼。
  而陈远和郑亮他们,则站在远处目不转睛地盯着申永华的身影,望着红日下的他仿佛成为他梦想中的黑衣侠士,正踩着那汹涌的波涛飘向日出的地方。